饥饿西瓜皮

全职发文专用,不要转载QAQ。杂食,但以后可能只产出王喻和叶橙,慎关。

【王喻】第一个夏天的第一个晚上(上)

Day42


原作向,王喻单CP,时间点是三赛季结束的夏天

过程各怀鬼胎,结局会HE

应该还有中和下,下次值班是6天后


——————————————

(上)

    王杰希一把拉上快捷酒店的窗帘,滑轨的叫声喑哑怪异,像是在抵死抗议他突兀的操作。灰黄的影子从窗格前扑头盖脸地打下来,把坐在床头的喻文州笼得彻彻底底。

    “我们宿舍夏休期装修,不然就让你住那边了。”王杰希解释,“这房间西晒,下午有你受的。”

    喻文州抹了把汗,摸着黑摆弄了半天遥控器,墙上的空调指示灯却始终没亮起来。

    “坏了?”王杰希凑过来,跟他一起研究遥控器的按键,“要不,跟酒店报修一下。”

    “不忙。”喻文州把遥控器丢开,就势往床垫的方向倒了下去,“挺累的。”

    王杰希嗯了一声,“这儿离地铁站是有点远,我找了半天。”

    “嗯,我订酒店时,没料到巷子这么长。”

    也没想到在对面的便利店灌完一瓶北冰洋后,空调会无耻地罢工。

    “你来得太突然了。”

    “不方便啊?”

    “不是,下次提前吱一声,给你订个好点的地儿呗。”

    “快捷酒店就挺好的呀。”喻文州说。他特地订了间有窗的房子,可惜运气不佳,窗外只有一方滋养蚊虫的水池。

    虽然难以启齿,但此刻喻文州是真的囊中羞涩。和出道满一年的王杰希不同,他只是蓝雨的预备队员,即使索克萨尔的账号卡已经躺在了他的口袋里,也改变不了尚未正式出道就没工资事实。买了机票,再定个快捷酒店,就用掉了他前段时间帮蓝溪阁抢boss的大半补贴。

    想必王杰希早年也有过类似的训练营时光,却不一定能领略他的心路历程。比如他们第二赛季初见的那天,少年们被各自的领队安排在看台上,王杰希碰巧坐得比他还要高一层。那时的王杰希被俱乐部保护得很好,一早便有了恃才傲物的姿态,而他则只是一枚透明的,蛰伏的茧。

    喻文州想,好在那时自己是抬着头的,他的自尊总是像手边那个油漆斑驳的床头柜一样,漏洞百出而又方方正正。

    “我真的觉得这里挺好的。”喻文州重复道。

    王杰希沉默了片刻,“别有压力,你是客人,招待你是应该的。”

    “嗯。”喻文州转过身去。他出了很多汗,衬衫全湿透了,软趴趴地粘在后背上。“不过下次就不一样了。”他补充道。

    “你要出道了?”

    “是。”

    “队里给你哪个账号卡?”

    “索克萨尔。”

    “队长号?不错,恭喜啊。”

    “还有呢?”

    “……没了啊,不然抱一个?或者等会儿去后海找家酒吧开瓶香槟庆祝一下?你能喝吗?”王杰希纳闷地说,“呃,你不高兴?”

    “没。”喻文州把脸闷进枕头里,声音嗡嗡的,“你啊……”

    王杰希在避重就轻,他早该知道的。

 

    他们的恋爱恰好始于第二赛季的看台。

    搭话,讨论战术,留个联系方式吧。

    打百花那场比赛用的战术不错,打嘉世是不是有点急躁啊,累吗,恭喜比赛胜利,恭喜进入四强,谢谢。

    要不要切磋一下,好啊,再来一局,好,早点休息,嗯。

   话说我们讨论得是不是有点太多了,你有没有感觉你的语气有点GAYGAY的,我就是,其实我也是,我挺喜欢你的,我也是呀。

    少年的感情简单得毫无道理,哪怕只是聊聊游戏,也能发自内心地愉快。一开始,喻文州对王杰希所知甚少,却依旧可以从只言片语的交谈中拼凑出这个人完整的轮廓。

    那真的很有趣。或许就是因为太过开心,才会畏惧改变。

    可总有一天会成为对手,他从一开始就在尝试去做心理准备。

    只是他一直没能准备好。

    那又怎样呢,他私下和王杰希PK过几次,他的步步为营,他的算计,百分之八十都会被王杰希用诡谲的操作碾压过去。王杰希虐过他几回,便不肯再提PK的事情了。他手速慢,在激烈的对战中,常常连一个技能都准备不好。

    既然什么都不曾准备好,必然也不差这一场临时起意的旅行。

    临行前,喻文州曾经设想过上百种结束关系的方法,但又一条一条否决了。此刻身临其境,才发觉这件事比他预想的更难。他不是优柔寡断的类型,这段恋情理论上也不是非结束不可,只不过有些话题以后不能再提,比如不能再交换战术思想,不能再讨论账号卡实力,不能涉及任何跟荣耀相关的内容,除此之外,他们还可以聊一切可以聊的事情。

    可是,如果荣耀就是一切,那么这段关系,便总有一天会被越来越多的“不可说”推到悬崖上。

    他从不侥幸,所以他从不指望悬崖上开出花来。

 

    夜晚是在沉闷中降临的。

    喻文州搞不清楚自己下午那阵子到底是睡着了还是没有,他热得有些恍惚,意识的碎片里,王杰希从背后环过了他的肩膀。

    那人身上有股清爽的洗衣液味,大概没出汗,埋进他颈窝的呼吸还沁着丝丝凉意。他真的不热吗……喻文州迷迷糊糊地想,果然,空调和暖气都是很厉害的,直养得北方人畏寒南方人怕热,所以不管在哪里,抱紧暖通设备都比抱紧男朋友的可行性高多了。

    他醒来的时候,王杰希正在旁边抱着手机翻看大众点评。房间没开灯,王杰希的半张脸隐在细粒状的黑暗里,只有鼻尖随着屏幕的光线明明暗暗,他分辨不出那是什么表情。

    “往左走是后海,可以去酒吧要点吃的喝的;往右走是簋街,那边有小龙虾和火锅,你想吃什么?”王杰希问道。

    “就留在这里呢?”

    “楼下就是小吃店,填肚子可以,就是味道一般。”

    “你很熟悉这里?”

    “前阵子带训练营的后辈来玩过,外地来的,总要走走景点。”

    “是个好队长呀。”

    “你也会是。”王杰希毫不犹豫地接口。

    喻文州摇摇头,不愿深究这个话题,“听说你们这儿的……豆汁,挺奇特的。”他企图要活跃一下气氛,于是抬手揉了揉脸上的肌肉,努力笑出一个气音,“到底是什么味道啊?”

    “就那样呗。”

    “哪样?”

    “就,没你想象得那么难喝。”

    “那可不一定,万一比想象的还要难喝呢?”

    王杰希笃定地回答:“不会的。”

    “为什么?”喻文州问他。他有很多反驳的话想说,比如你是要以我肚子里的蛔虫自居吗,你能代言我修炼快二十年的味觉吗,你能控制我的思想吗?可是话到喉头却什么都没说出口。

    他毕竟不是来做这些无意义的争执的。

    王杰希没回答,只是垂下眼睛按灭了手机。他一沉默,空气就开始成吨地挤压进两人之间的空隙。


    当时喻文州并没有听出王杰希的弦外之音,直到很久以后,久到喻文州已经习惯了北京的生活,甚至成了豆汁的忠实粉丝,王杰希才在一次闲聊中向他解释。

    “不会比你想象的更难喝,是因为当时的你没法相信我,以你的性格,肯定会往最坏的方向想。

    “既然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就只好等你自己愿意尝试的时候。

    “其他事也一样,你懂的。”


    可是,回到那个夏天的晚上,他们却没能及时理解彼此。他们已经习惯了两千公里的物理距离,所以无法在第一时间向着对方靠近。

    直到王杰希从口袋里摸出两张账号卡,拖起喻文州的胳膊往门外走。

    “要做什么呀?”喻文州问。

    “这么呆着也不是个事儿,不如先找个网吧,PK去。”

     王杰希硬邦邦地回答。


-TBC-

评论(6)
热度(95)
©饥饿西瓜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