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西瓜皮

全职发文专用,不要转载QAQ。杂食,但以后可能只产出王喻和叶橙,慎关。

【王喻】论西红柿炒鸡蛋的做法

 @All喻文手进阶1.0 

关键词:厨房

不要转载

王喻退役后在北京生活的酱酱酿酿,再换个文风玩儿。

————————————

-开端-

    喻文州搬来北京的第三天,就炸了王杰希家的厨房。

    “抱歉。”喻文州一脸惭愧,“红外线炉很难控制火候,要一直盯着,烤箱和电压力锅离得太近,电线总是缠到一起……”

    王杰希俯身从砂锅底下把半根焦糊的电线揪出来,又从洗碗槽里捞出半只锅子的残骸,确认安全了,才敢拉开电闸。

    “没事儿。”王杰默默数着水槽边散落的大米粒,冷静,他告诫自己,你们的新生活才刚开始,万万不能折在这种小事上——“不赖你,这地儿是有点小……熬稀饭呢?”

    “对呀,想煲个排骨粥,再做个西红柿炒鸡蛋。”

    “怎么不喊我一块儿啊?”

    “你刚刚不是在带中草堂的精英团下副本吗?再说,这里站两个人的话,好挤啊……”

    俩人挤是挤了点儿,那也好过炸厨房啊。王杰希无奈地想。

    “你先去洗个澡,这个炉子大概还能再抢救一下,菜我炒就行。”王杰希说完就把喻文州往浴室的方向推。

    “那个,”喻文州一步三回头,“杰希……”

    “啥指示?”

    “西红柿炒鸡蛋……还是留给我来做吧。”

    “不可能!”王杰希从衣架上扯下一件浴袍,麻利地把它和喻文州打包关进了浴室。

 

-强调-

    “西红柿炒鸡蛋……”王杰希眸色幽深,勾起嘴角,“呵呵。”

 

-插叙-

    王杰希盖章喻文州不是擅长厨艺的人。

    比如,俩人交往期间,喻文州曾给王杰希做过两次西红柿炒鸡蛋。

    第一次吃的时候,王杰希的五官皱得紧致无比:“为什么……是甜的?”

    “西红柿炒鸡蛋本来就该是酸甜味呀。”喻文州震惊地说,“难道微草食堂的西红柿炒鸡蛋不放糖?”

    “确实不放……”王杰希很郁闷,因为他偷偷拿手机搜索了一下菜谱,按照百度的结果比例,西红柿炒鸡蛋的主流做法确实是甜口的,而且不分南北,没法儿像豆腐脑和粽子一样,推锅给地域差异。

    这一定是莆田系的菜谱,王杰希干脆地关掉了手机。

    喻文州倒是非常善解人意,立刻表态:“没关系呀,我不挑食的,大不了我以后也不放糖就好啦。”

    第二次,喻文州确实如约地没有放糖。

    也没放盐。

 

-还是插叙-

    “哈哈哈。”方士谦在QQ另一边幸灾乐祸。

    “……”王杰希冷着脸敲字,“很好笑吗?”

    “小队长,两个人相处呢,要学会用爱发电,靠爱下饭。”

    “……”

    “要么下次你掌勺,拿出腌咸菜的劲头,多放点儿盐进去呗。”

    “……”

    “小队长。”方士谦发了一个严肃的麻将脸,“面对蓝雨的人,你一定要为微草代言。”

    “……”

    “顺便喂宿敌袋盐。”

    “……你其实是为了耍贫,才说这么多的吧?”

    “哈哈哈。”方士谦用一个“为我们的友谊干杯.jpg”的中老年表情结束了对话。

 

-“叙”是谁啊-

    “杰希……”喻文州刚冲完澡,脑袋上还搭着块湿漉漉的毛巾,夹起一块西红柿,嚼了嚼,欲言又止。

    “怎么了?”

    “我感觉黑暗料理界的大门正在向我缓缓敞开,二百个童话里爱盐如同爱老豆的小女儿正在门口翩翩起舞。”

    王杰希笑笑:“多喝热水,吃得开心点,别噎着。”

    “……”

    “算了,吃不下就别吃了。”

    “其实,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

    王杰希惊喜道:“还挺好吃的?”

    喻文州面无表情地说:“宝宝心里苦。”

 

-平铺直叙-

    王杰希说:“少年,劝你一句,玩梗如玩火。”

    喻文州说:“王总,您一定是落伍了吧,现在流行的是轻小说腔哦。”

    王杰希说:“你乱讲。”

    喻文州说:“哦,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在胡说些什么啊。”

    王杰希说:“好玩咩?”

    喻文州说:“哎妈呀老带劲儿了。”

    王杰希说:“你能不拐着弯儿跟我抬杠吗?”

    喻文州说:“是你先!明明是你先的!霸总也好,台湾腔也好……”

    王杰希说:“您可真是我打过的最不着调的一届宿敌。”

    喻文州说:“彼此彼此。”

 

-继续插叙-

    言归正传,喻文州这人,在外头一向面带微笑,处事细心周到,讲话温声软语,用流行的话来讲,风格有点gay。

    当年的微草队长王杰希,年纪轻轻,血气方刚,理论上应该对着漂亮姑娘流哈喇子才对,却偏偏遇人不淑,被宿敌队的心脏术士和话唠剑客霸占了一大半注意力。

    然而,直到喻文州跟他告白,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取向,早就弯在了宿敌队队长那春风和煦的笑容里。

     “你到底看上我啥了啊?”后来,王杰希这么问喻文州。

    喻文州惬意地蜷在王杰希的臂弯里,喃喃地说:“你帅呗。”

    “少来套路,挺多人都说我的大小眼挺吓人的……”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穿一身绿衣服,连运动鞋都是绿色的,但是,脸好白……”喻文州闭上眼睛,回忆道,“就像……一棵新鲜的大葱。”

    “这算什么比喻……你喜欢吃葱?”

    “一下子就联想到了而已。”

    “为啥?”

    “用少天的话讲,辣眼睛。”

    “……”

    反了你了。王杰希这么想着,猛然一个翻身压上去,把喻文州摁在被子中间好好教育了一通。

    “杰希你还不承认呢……”喻文州气息凌乱,在王杰希的肩膀上咬出一串细碎的牙印,“你啊,和大葱一模一样,点火,下到油锅里,一撩就爆。”

    “你还会做饭啊。”王杰希使劲又是一顶,激起喻文州一阵断断续续的惊喘,他感觉良好地追问,“以后有机会,做给我尝尝,成么?”

    “好……唔……慢点……”

    “等你以后退役了,就听老冯的,来北京工作,咱们住一起,到时候天天自己开伙。”

    “嗯……”

 

-“叙”到底是谁啊-

    所以说,床上的承诺,怎么能当真呢!

    当真就当真,怎么还就认真起来了呢!

    图样!

    王杰希和喻文州肩并肩瘫在沙发上,面对狼藉的厨房和餐桌,无语凝噎。几分钟后,一个人拨通了家政服务的电话,另一个人点开了外卖app。

 

-转折-

    王杰希身体微微前倾,警觉地盯着一只雪白雪白的泡沫塑料饭盒。

    “甜党和咸党一决攻受的时候到了。”喻文州兴致勃勃地拆开包装袋。

    王杰希吐槽:“你不是受?晚上……”

    喻文州大摇其头:“王杰希同志,一码归一码,对于西红柿炒鸡蛋这道菜,我们必须撇开感情,保持最理性的态度来探讨。”

    一盒西红柿炒鸡蛋在茶几上跃跃欲试地冒着热气。

    王杰希心理建设完毕,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

    喻文州定了定神,也尝了一口。

    ……

 

-结论-

    王杰希平静地说:“……事情就是这样,万万没想到,它居然,是辣的。”

    喻文州痛心疾首地说:“我早该注意到,那是一家川菜馆……”

 

-外部参照一-

    “怎么说呢?”王杰希抄起半边被烧焦的电热水壶,边倒水边说,“我发现,我和文州的感情,竟然在一盘西红柿炒鸡蛋面前获得了升华。”

    喻文州附和:“对啊,从那一刻起,我们就有了共同的敌人。”

    叶修坐在对面窸窸窣窣地拆着塑料袋,“得了吧你俩,外卖都不知道该点哪家?文州就算了,老王你个土著可不太够格儿啊。”

    喻文州说:“自然比不上叶神对外卖有研究。”

    王杰希佯装不懂,抬头望天。

    叶修一拍大腿,说:“呔,我不就是当年拿了包外卖赠的榨菜给少天嘛,你还要替他记几年的仇?”

    喻文州说:“没,其实主要是……杰希有事要问你。”

    叶修问:“啥事儿?”

    王杰希咳了一声,说:“我想买个厨房……不是,我要买个厨房大点儿、够俩人一起做饭的房子,你对电竞中心附近那片儿挺熟的吧,知道有啥房源吗?”

    叶修惊讶道:“你问我啊?”

    王杰希说:“对啊,你刚刚不还自称够格儿的土著吗?”

    叶修义正辞严地说:“但我不下厨啊,我家厨房,能烧水就成——说实话,我对你们说的西红柿炒鸡蛋是啥味儿,一点都不介意,我只知道,西红柿鸡蛋味的方便面不好吃,至少,比红烧牛肉面难吃。”

 

-外部参照二-

    “西红柿炒鸡蛋啊……你们应该来霸图感受一下。”张新杰在四期群里说。

    喻文州问:“怎么?霸图的西红柿炒鸡蛋,有啥特别的吗?”

    张新杰打了一串省略号,最后艰难描述道:“当年,我第一天去霸图报到的时候,霸图的食堂就有西红柿炒鸡蛋。”

    “然后呢?”

    “当我看到所有人都泰然自若地拿起煎饼,把它和大葱放在一起卷着吃的时候,我的整个世界观都被重置了。”

    “……”

    “老韩说,要练习用煎饼卷西红柿炒鸡蛋,保证吃到最后一滴汤都流不出来,才是真正的职业级微操。”

    “……”

    “但后来,种种迹象表明,他只是爱吃煎饼而已。”

    “……”

    “所以,你们之间本来就没啥大问题吧?毕竟,你和王杰希都是米饭党啊。”

    “有道理……谢谢啊。”

    “不客气,其实我比较推荐西红柿炒鸡蛋口味的夹馍,下次请你们吃。”

    喻文州惊恐地回复:“不,不用了!”

 

-结局-

    “时间是一个最理想的北京的冬天晚上,屋里干燥而暖和,地点是我们队长的厨房。队长最近搬了家,所谓队长的厨房,如今也是和宿敌队队长共用的厨房,大家都懂的。

    “厨房门上贴了两张海报,一张微草,一张蓝雨。听刘小别和卢瀚文说,这是他俩应了各自队长的要求,专门带过来的。贴在这里,含义大概和抢滩登陆的插旗差不多,表明领地属性而已。可惜主人还没发话,俩客人先互撕起来了,一个说微草的logo缩写WC贴在厨房门上简直有碍观瞻,另一个说蓝雨那蓝色的水珠图案才像卫生间呢。

    “厨房很宽敞,其中一面墙上挂着无数口锅,砂锅炒锅煎锅蒸锅,还有不知名的各种奇形怪状的锅子,无疑,那是我们队长的宝贝。另一面上则摆满了高矮不一的陶罐,听说里面装的都是煲汤的神器,那便是宿敌队队长的收藏了。

    “‘你买这么多锅,是为了方便平时背着玩吗?’‘你搞的这一架子瓶瓶罐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家在炼毒尸呢。’他们两个进行着亲切友好的对话,我们一群人见怪不怪——看上去在吵架,但当事人都称之为‘情趣’来着,来回折腾两句,便亲上了。

    “保留菜目是薛定谔的西红柿炒鸡蛋,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们永远无法预知,今天是谁炒的——管它是谁炒的呢,不问,也是那么两种味儿,都不难吃,问了,又被他俩秀一脸恩爱,何苦呢,对吧。”

    ——以上内容节选自现任微草队长高英杰挥泪写就的长微博《我们队长的厨房》(po主标注:改编自冰心《我们太太的客厅》)


-END-


评论(49)
热度(324)
©饥饿西瓜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