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西瓜皮

全职发文专用,不要转载QAQ。杂食,但以后可能只产出王喻和叶橙,慎关。

【叶橙】辗转反侧

不要转载

叶修生贺!赶上啦!小甜饼一发,放在CP18的无料里面了~

老叶生日快乐!

1.

    “你这黑眼圈是怎么回事?”魏琛往叶修的指缝里塞了根烟,又朝四周环视了一圈,才压低声音八卦道,“和苏妹子同居就同居,怎么搞得比打联赛那会儿还憔悴,注意肾体懂不懂。”

    “脑子洗干净点儿成吗?”叶修露出鄙视的神情,“还想不想要boss了。”

    “别拿boss挡箭,老夫没你一样带着兴欣公会横行神之领域——”

    “还横行呢,你螃蟹转世啊?”叶修扭头就喊,“老板娘!查查海鲜市场的电话呗,赶紧把这祸害给送回去。”

    “老板娘念叨了好几天苏妹子要回来玩的事儿,现在早拉人家逛街去了,哪顾得上你。”魏琛笑得荡漾无比,又抬手招呼方锐过来,“快来跟哥几个说说,同居到底是个啥感觉?”

    “哥在兴欣跟你同居了那么久,你能不知道啥感觉?”

    “卧槽那能一样吗——”

    “感觉啊,总结一下——”

    叶修指间青烟袅袅,脸色苍白得几乎要登仙。

    “大概是睡不着吧。”

2.

    “叶修最近经常睡在书房。”苏沐橙苦恼地趴在桌上吸杯里的果汁,“他晚上总是出去应酬,回来就蹲在电脑前抢boss抢到半夜,但我又不能变成电视剧里那种矫情女主,去晃着他的肩膀问他‘你爱的是游戏还是我’。”

    陈果坐在对面,单手托腮,眉头紧皱,“感觉叶修不像那种把妹子泡到手就不管的渣男啊……”

    唐柔低头思考了一会儿,问道:“你们之间最近有过什么矛盾吗?”

    苏沐橙摇了摇头:“没有啊。”

    “那你们最近有其他的交流吗?”唐柔继续问。

    “这倒有啦,他不应酬的时候就会一起做饭吃饭打扫卫生,也会一起窝在沙发上看兴欣的比赛录像,然后聊聊战术什么的……”

    “听起来不像感情问题。”唐柔总结道。

    “而且还挺虐狗的。”陈果补充。

    “他会不会有什么难言之隐啊……”唐柔猜测道,“比如家里有什么事让他郁闷,又不想让你担心……”

    苏沐橙想了想,又摇头:“应该不会,我经常和叶家叔叔阿姨通电话呀,大家关系都挺好的。”

    “那我们只能反推了。”唐柔顿了顿,“你们上次……一起睡觉,是什么时候?”

    “噗——”陈果一口果汁喷出来,“小唐你也太直白了吧。”

3.

    “我最近参加了不少应酬——你们也知道,这年头没酒不成事儿,联盟的赞助商又不打职业比赛,根本不吃咱们职业选手禁酒那一套,再说我又退役了,自打在联盟工作开始,就合计多多少少也得练练酒量了。”叶修弹了弹烟灰,说。

    “这和睡不着有啥关系?”魏琛疑惑道,“就挑战赛赢了那次,你喝完酒睡得比谁都香。”

    “不是我……”叶修摆了摆手,解释道,“是沐橙。”

    “怎么说?”

    “半个月前的事儿吧,那天代驾司机在楼下把我叫起来,跟我说,‘我这车开得不错吧,哥们儿您一路上连呼噜声儿都没断过’。”

    “这又咋了,起码你酒品还成啊,喝完酒蒙头大睡,根本用不着人伺候。”

    叶修叹气:“你倒是想想啊——要是回回喝完酒都打呼噜,也怪不得那阵子沐橙天天没精打采,跟没睡醒似的。”

    “所以你就通宵帮兴欣抢起boss来了?”魏琛满腹狐疑地盯着叶修,“就凭你这下限?我咋就那么不敢相信呢,肯定有阴谋。”

    “这是魔法师不能理解的世界。”叶修淡定地说,“您一专业搓火球的,自然不会懂。”

    “是啊,哪比得上您污啊。”魏琛反唇相讥,“不过,老夫混迹江湖多年,起码有一样比你这个死宅懂——你知道什么人容易打呼噜么?”魏琛伸手掐了掐叶修肚子上的新长出来的肉,“胖子,人一胖就容易打呼噜。”

    “……哦。”叶修抽完最后一口烟,“我觉得我们的友谊走到了尽头。”

    “屁!阶级敌人,我们之间本无友谊,全靠你脸皮厚死撑。”魏琛骂道。

4.

    “你再想想,那天早晨,除了夸早饭好吃、夸你的衣服好看这种虐狗情节以外,他还说了什么?”唐柔耐心地引导苏沐橙回忆。

    “嗯……那天要去拍联盟的宣传片嘛。”苏沐橙一副搜肠刮肚的样子,“造型师来接我的时候,叶修随口问了一句现在还需不需要为了广告代言留长发,他说B市夏天很闷,可以考虑剪短。”

    “你是怎么回答的?”唐柔问。

    “我说,不用啊,长发留习惯了。”

    “他是什么反应?”

    “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啊……就说,好吧。”

    “Bingo!问题就在这里!”陈果猛地拍了一下手,说道。

    “什么意思啊?”苏沐橙一头雾水。

    “上次我和小唐一起旅游,订错了房间,只能睡同一张床。”陈果转头看了唐柔一眼,见唐柔了然地点了点头,才继续说道,“第二天我就发现小唐精神不太好,问了她很久,她才支支吾吾地解释说,一翻身就会被我的长头发糊一脸,所以才没睡好。”

    “你是说……是头发的关系?”苏沐橙迟疑地问,“长头发会影响他的睡眠,所以……”

    “肯定是!”陈果干脆地说。

    唐柔继续分析:“叶修其实挺宠你的,哪怕自己晚上睡不着,肯定也不好意思直接开口要求你剪短发。”

    “嗯……”

5.

    回到B市,苏沐橙立刻跑去美发店办了一张卡。

    “怎么忽然想剪短发了?”叶修问,“虽然长头发有时是挺不方便的……”

    “还说呢,不就是因为我头发太长,容易糊到你脸上影响你睡觉,你又不好意思讲,才跑去书房睡的么……”苏沐橙笑嘻嘻地打量着叶修,“我是不是很善解人意啊?”

    叶修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哈哈大笑,又抬手敲了敲苏沐橙的脑袋:“傻姑娘,你想多啦。”

    “那是为什么?你该不会喜欢上别的姑娘了吧——”苏沐橙惊恐地问。

    “那啥,我不是怕我喝完酒打呼噜影响你睡觉吗……”叶修摸了摸鼻子,“老魏说打呼噜跟胖瘦也有关系,我还准备去办张健身卡咧,这家伙要是敢骗我就死定了。”

    “……你也想多啦。”苏沐橙笑了,“不过,忽然有点感动是怎么回事……你要是想去健身的话,我陪你。”

    “哦?”

    “一起慢慢变成健壮的老头子和老太太,听起来不是挺好的吗?”

    “小丫头想得这么远?”

    “那就说近的,我想跟你一起睡觉。”

    “……睡!必须睡!”

    事实证明,独自辗转反侧的那些夜晚,全是因为傻。

-END-


评论(17)
热度(393)
©饥饿西瓜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