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西瓜皮

全职发文专用,不要转载QAQ。杂食,但以后可能只产出王喻和叶橙,慎关。

【周喻】光牢狙击(R18)

不要转载

一发完,肉在后面,不长

修改记录:16.05.05修改肉的部分行文和措辞

17.06.30第二次微修,肉补档

——————————————————————

       “来啦?”喻文州打开门,把周泽楷迎进来。

       周泽楷咧了咧嘴,猫下腰换了拖鞋,空调冷风呼呼吹,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站起身的时候又把身上的队服外套裹紧了点。

       喻文州上身空落落地挂了件印了国家队LOGO的T恤,白底黑字的配色,和周泽楷身上那件同款,情侣装一样,是订队服时两人特地一块儿从四种可选配色中挑的,如今天天穿在身上,队服外套仿佛也变成了糖纸,包着颗两人心照不宣的糖。

       “忙?”周泽楷很快意识到自己问了句废话,放眼望去,桌上凌乱的便笺条和文件夹,电脑屏幕上好几个暂停在半截儿的比赛视频窗口,无一不展现着国家队队长目前焦头烂额的状态。

       “还好……”喻文州揉着太阳穴,缓了片刻,才递过去一个软绵绵的笑。

       周泽楷看得心脏一抽,脑子里合计,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给喻文州一个大大的围笑和涌抱以示支持。

       然后他就沉默了,并且开始深刻反省自己最近是不是训练太密集压力太大,要么就是被楚云秀在休息室公放的青春偶像剧搞坏了脑子。

       喻文州倒是对周泽楷突如其来的沉默习以为常,在他眼中,周泽楷的沉默有很多意义,愤怒,失望,喜悦,担忧,深情,温柔,这些纷杂的情绪全数可以藏到那片广袤的沉默背后。有时候他读得懂,而有时候连他也读不懂,不过这没关系,因为周泽楷是喻文州的恋人,因为他是周泽楷。

       所以喻文州能够笃定地相信,周泽楷在他面前的沉默,不会是坏的意味。

       比如此刻,周泽楷的目光明明暗暗地变换了好几个来回,最终还是定格在了“心疼你”三个字上。

       “不用担心我,小周同志。”喻文州表情轻松地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T恤下摆带起一阵清爽的气流。

 

       世邀赛迫在眉睫,喻文州这个队长当得也算足够鞠躬尽瘁,几乎天天分析资料到深夜。平心而论,这事儿累的也不止喻文州一人,叶修张新杰肖时钦这几个战术大师自然不忍心把分析对手的活计全部丢给他,再加上队员们个个都不是吃素的,该帮忙的时候也会毫不含糊地来搭把手。但这世邀赛对大家而言都是头一遭,敌国队员的全部信息都需要从各国联赛视频中大海捞针般地提炼,要扫荡的资料实在太多,即使分工处理,工作量依然相当可观。其中当属叶修和喻文州最苦逼,不仅要攻关技术难题,还要应付大大小小的采访和会议,压力何止比山大,都够一句高吭嘹亮的“呀啦嗦那就是青藏高原”了。

       黄少天睁着机会主义者明镜儿似的双眼观察了一阵子,随后得出观测报告:“蹭蹭蹭苏沐橙捏着钱下去了,蹭蹭蹭苏沐橙又拎着几瓶绿茶上来了,蹭蹭蹭苏沐橙边砸老叶的门边喊‘别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抽’,蹭蹭蹭苏沐橙又怒气冲冲地攥着几包烟走了……还是我们队长省心,再苦再累都是烟酒不沾的好青年……”

       “那是蓝雨没妹子,文州年纪轻轻一光棍,又当爹又当妈,连任性都没机会好吗。”方锐从背后戳了戳黄少天的肩膀,义正词严的。

       “靠兴欣有妹子很了不起啊?别忘了你小子也是蓝雨出来的!”

       “的确很了不起啊。”苏沐橙轻飘飘地接过话茬。

       黄少天被噎得瞪圆了眼睛,方锐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

       “行啊猥琐方!有能耐带上苏妹子竞技场2V2走起!队长队长!速来支援!”

       “少天别闹,训练完还要集体模拟实战呢。”喻文州无奈的声音从显示器背后飘了出来。

       周泽楷独自坐在角落里拿软件做着日常训练,不甘地想,蓝雨是没妹子,但蓝雨队长喻文州可不是光棍儿,他是我的。这么一分神,手速反而不自觉啪啪啪地爆上去,模拟角色射出一连串的combo,屏幕上咣咣亮起一个巨大的“Perfect”。

       楚云秀从他身后路过,学着金星姐姐的语调,“哟,完美。”

       是挺完美的,周泽楷从屏幕和屏幕的缝隙中瞄了一眼喻文州的侧脸,恋人近在咫尺,不是敌人,而是队友,到哪儿再去找这么完美的夏天呢。

 

       “你来得正好,快帮我看看这个阵容可行不可行,我觉得对韩国队的威胁力应该不小,只恐怕要你顶到最前线了。”喻文州坐回桌前,把一张画了阵型和坐标图的活页纸翻出来给周泽楷看。

       周泽楷停在喻文州身后细细看完,俯身把脑袋搁到喻文州的肩膀上,双臂环起喻文州的脖颈,安慰道:“放心。”

       “我对我的小周当然很放心啊。”喻文州转过头,额头的重量随之抵了过来,鼻尖蹭过周泽楷侧脸上的发丝,搅得周泽楷心尖痒痒的,“奇怪,本来很累的,一看到你就没那么累了。”

       “文州……”

       周泽楷脸上有些烫,喻文州这个人虽然颇具城府,但优点是从不说违心话,因此,分明是句挺肉麻的情话,偏就能被他讲出一百分的真诚来。

       事实上喻文州也的确不是在夸张。

       周泽楷打荣耀和做人的风格差不多,属于少说多做的典范。他技术华丽,场上直觉精准异常,战术思维也不缺,可就是少言寡语不擅指挥——但轮回上上下下都愿意由着他发挥,哪怕后来引入了粘合剂江波涛,这支战队也绝不会改走死抠战术的路子,而是惯用银河战舰的作战方式,明星坐镇,以力破智,实力碾压。

       周泽楷面对记者的风格也同样延续了这种态度,问一句答一句,既不拖泥带水,又不虚与委蛇,一张帅脸就能压倒一票人,惜字如金却句句都是大实话,又凭犀利的操作在实力为先的荣耀圈子里混得如鱼得水,说穿了,也算另一种层面上的以力破智。

       因此,和周泽楷这个人相处,提防、客套、猜忌、心机这些统统不需要,反正无论多少弯弯绕绕的问题,到了周泽楷这里,都不过是一个简单直接的答案而已——是或否,开心或难过,喜欢或讨厌,爱或不爱。喻文州满身疲倦地从记者们的长枪短炮前逃出来,从冯宪君殷切的眼神中逃出来,从坚不可摧的队长面具下逃出来,直至对上画风坦荡的周泽楷,才真正有了休息的实感。

       “好啦好啦。”喻文州轻轻拍了拍周泽楷的手背,又对着旁边的椅子使了个眼色,“小周坐过来,让我靠着歇一会。”

       “好……等等。”周泽楷没挪窝,偏过头,小心翼翼地在喻文州的嘴唇上啄了一下。

       喻文州眼神微震,但那丝诧异很快融化在周泽楷灼热的视线里。

       周泽楷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个来回,定了定神,又含上了喻文州的嘴唇。干燥的唇瓣在舌尖上一点一点变得湿润而柔软,空调的风掠过齿间,凉飕飕的,但这并不影响两人在这个略带寒意的浅吻中缓缓下沉的节奏。

       喻文州的嘴角牵起一个会心的弧度,乖顺地闭上了眼睛。

       周泽楷慢慢加深了这个吻。

       这个吻和两人的初吻之间,已经隔了两个清甜的年头。

 

       两年前,第八赛季的总决赛在轮回和蓝雨之间展开。

       对蓝雨来讲,那是个有些失措的夏天,轮回意外的技能点提升彻底粉碎了喻文州精心排布的战术,后面的过程略去不提,最终停留在观众们脑中的就剩了那么两件事,一是轮回新科冠军的加冕,二是黄少天的名句“我什么都不想说”。

       喻文州率队站在台下鼓掌,远远凝视着颁奖台上周泽楷腼腆的笑容,心情复杂。丢了冠军,任谁都没办法真情实感地欢乐,于是在现场的人浪中,他就这么走了神儿,脑中无端地回忆起一枪穿云那双黑洞洞的枪口,如同猎人冰冷的目光,注视着索克萨尔,乱射,押抢,狙击,攻势如虹。

       他承认自己输得并不冤枉。

       捱过漫长的记者会,离开场馆的时候,喻文州一眼就看到了靠在选手出口门柱旁的周泽楷,颀长的身形,后背笔直挺拔,眼神安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喻文州看了眼一声不吭的黄少天和无精打采的郑轩,叹了口气,吩咐他们先走,然后独自走过去打招呼。

       周泽楷一脸局促不安,整个人像根由于拔节太快导致难以适应阳光雨露的竹子。

       “小周在等人?”喻文州笑了笑。

       “嗯……”周泽楷声音的分贝逐渐降低,尾音差点被他咽进肚子里,“等你。”

       “等我?”喻文州有些诧异,想起他轮回队长的身份,又释然了,“恭喜夺冠啊,其实不用特地客套的,比赛凭的是实力,输赢都正常,要是连这都记仇的话,蓝雨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吧。”

       周泽楷摇了摇头,眼神有些焦急:“不是这个意思。”

       “什么?”

       “前辈……你有一个冠军,我也有一个冠军。”周泽楷说得挺艰难,好像这辈子都没说过这么长的话似的,“现在有喜欢前辈的资格了。”

       喻文州以为自己听岔了:“哎……?”

       “我喜欢前辈。”周泽楷盯紧喻文州重复,口齿利索了不少。

       “等等,小周,你……不是那个意思吧……”

       “拿了冠军,平起平坐,才有资格告白。”周泽楷语调有些委屈,目光却不闪不避,执拗地再次强调,“我喜欢你。”

       喻文州怔住,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那双黑洞洞的枪口底下,然后他经历了人生中最突兀的几十秒。

       周泽楷一把将喻文州拖到柱子背面的阴影里,伸出双手捂住他的耳朵,外界的声响和个人意识间建立起了短暂的屏障,轮回队服宽大的袖子在喻文州脸侧垂下来,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地被纳入了一个完美的包围圈。

       一个略带颤抖的吻落到喻文州的眉心里。

       巴雷特狙击。

       喻文州一动不动,脑子里闪过一堆念头,比如周泽楷的情商的确有待商榷,换成别人,“抢完冠军就来表白”这种行为恐怕就要被怀疑是在拿冠军踩手下败将的痛脚了,惨烈度堪比玛莎拉蒂撞翻奇瑞QQ的车祸现场,但以喻文州对周泽楷的了解,这个不善言辞的青年向来说一是一,绝不夹带任何引申含义,也没有任何话外音反客为主——在这种场合下,尤其令人无奈。更令人无奈的一点是,周泽楷此时大概连喻文州是直是弯都不清楚,却一门心思前来告白,似乎从没想过“失败”这个概念存在的可能性,他的大脑沟回难道是一条路走到头的直线吗?而当喻文州把这些念头从脑中驱逐出去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早已错过了拒绝的时机。

       况且他也不愿意拒绝。

       他何尝不是一直在憧憬着周泽楷眼中那个一尘不染的世界。

 

       喻文州靠上周泽楷的肩头,很快陷入了浅浅的睡眠。

       周泽楷轻手轻脚地把记号笔从喻文州的指缝里抽了出来,然后掏出手机三心二意地刷微博,刚打开就被一堆@刷了屏,他随手点进第一条提醒,原来是前两天集体摆拍的国家队“日常”照片被媒体公布出去了。

       摆拍自然是有点假,首先一群人在会议室里正襟危坐的姿态就显得挺违和,其次,喻文州当时站在投影仪前面摆出讲解战术的姿势,事实上他只是在严肃地发表意见:“我觉得白斩鸡比红烧肉好吃,蜜汁叉烧比叉烧包的口感好,豆腐脑应该是甜的,月饼应该是咸的,不服来战。”周泽楷注意到摄影师的手当时就颤了一下,底下的队员们纷纷眉毛狂跳,估计在暗骂玩战术的人丧心病狂,趁着无人可反驳的机会就拿食物引战,又考虑到相机还在抓拍,为了保住形象,只好努力把正经的表情崩在脸上,憋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但这并不影响粉丝们舔屏的热情,群众纷纷表示喻队长贼有范儿,袖口一撩,指点江山,硬生生把运动服穿出了商界精英的禁欲感。周泽楷作为知情人士,自然明白这种感觉来自哪里——不过是喻文州仗着自己身材瘦削,把队服外套刻意订小了一号,因而上身效果毫不拖沓,肩是肩腰是腰的,精气神十足。

       “哎我就不说队长当时讲的‘战术’到底是什么内容了,反正你们绝对猜不到,说出来肯定让你们大吃一惊……不过你们这些人都是痴汉吗?不就是露个手腕嘛,不就是有腰嘛,人人都有的东西要不要这么稀罕啊!”黄少天在微博上狂发牢骚。

       很快有粉丝回复:“我猜黄少和喻队的队服是一个尺码,喻队为了照顾黄少的自尊真是煞费苦心,多么令人感动的队内情谊啊,同意的点赞!”

       接下来又有人回复:“仔细看图片,感觉周泽楷和孙翔的队服尺码应该也是一样的吧,难道联盟是按照战队给的尺码?不过周男神穿什么尺码都好看,肥肥大大的运动服外套特别有优等生的感觉啊!咦,我的屏幕脏了……”

       “喻黄!喻黄!翔周!翔周!”

       “你们为什么腐得这么熟练啊!”

       “右边的白学家拖出去打死!”

       “右边们忘了方锐和苏女神也在一个队了,明显他俩不可能是同一个尺码好吗!”

       “右边拖姑娘下水的自重啊!”

       “一开始也没在讲队内CP好吗!收起腐脑聊比赛,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打一架呢!”

       “有没有好心人来飙个车!我要按捺不住内心的洪荒之力了!”

       周泽楷这一枪躺得挺无辜,不过他承认自己在订队服这事儿上的确有过私心——喻文州身高178,他自个儿身高181,完全按照身高订队服的话,俩人都该是180码的范围。但枪王有时也会在细枝末节的事儿上纠结一下,比如,因为自己是个年纪和心眼儿都不占优势的男朋友,所以无论如何都想显得更高大可靠一些。

       在全明星赛上,当一枪穿云挡在索克萨尔面前的时候,他是这么想的;而在联赛中,当他指挥集火送走索克萨尔的时候,他也是这么想的。这事儿听起来矛盾,但他总觉得喻文州肯定什么都明白,而且喻文州也会欣赏自己这一点。

       不管什么场合,喻文州都值得他周泽楷以最认真的态度去对待。

       总之,从结果上看,就是最近周泽楷身上一直晃荡着一件185码的大号队服——粉丝们坚持这种宽松肥大的打扮特潮特休闲,况且周吹们还说了,买房挑赠送面积大的,买小笼包挑皮薄汁足的,买衣服挑布料多的,这逻辑挺顺畅,想不到咱们男神还是个注重实用主义的新好男人。但当喻文州穿着175码的队服,带着看穿一切的笑容避开众人偷吻他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还是有那么点傻的。

       周泽楷侧过头,蹭了蹭喻文州的额头,几缕额发软塌塌的,在紧闭的双眼前垂下一排淡淡的阴影,看着有些蔫。周泽楷不禁有点心疼,他发现喻文州真是累得狠了,就连睡着的时候,眉头都是皱紧的。

       今天绝对不能造次,周泽楷暗下决心。而喻文州的手臂此时紧紧贴在周泽楷的队服袖子上,手指无意识地握住了周泽楷的袖口,雪白修长,骨节分明,显得非常——周泽楷压下腹中慢慢升腾的欲望——非常诱人。

       空调的凉风还在不知疲倦地吹过来,周泽楷忍不住伸手握上喻文州裸露的手臂,凉得他打了个颤。于是他小心地单手托起喻文州的脑袋,把一只手从自己的队服外套里面解放了出来,又换了只手扶着喻文州,姿势别扭地脱下了外套,搭到了喻文州的身上。

       为什么披在喻文州身上的外套显得这么大呢?喻文州可真瘦啊。

       喻文州清醒的时候总是在笑,对别人笑,也对周泽楷笑,温温柔柔,像水一样。

       但喻文州也有非常帅气的时候,他可以对记者说出“像这样的胡说八道恕我们不能接受”这种话,然后条理分明地反驳回去,把一群人说得哑口无言——这种睿智果决的处理方式,是周泽楷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事情,却属于他早就读懂并喜欢着的喻文州。

       而直到那时,人们才注意到,这泓名为喻文州的水潭深处,是绝无妥协的三尺坚冰。周泽楷想,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人呢,居然把两种属性在身上糅合得那么好,分明一直扛着巨大的压力,如履薄冰地生存着,却又总能破冰而行。

       他喜欢这个人,又获取了这个人的喜欢,是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情。

       喻文州枕在周楷的肩头,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声。

 

       喻文州昏昏沉沉间又梦见了第五赛季,他和刚出道的周泽楷在赛后列队握手,周泽楷脸通红,吭哧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前辈”。当时的喻文州也不过是个二年级小鲜肉,还停留在被一叶之秋和王不留行来回虐的阶段,猛然被喊了前辈,第一反应竟然是“受之有愧”,只好用微笑遮掩着尴尬,又客气地赞扬了两句周泽楷的表现。

       回忆隔了雾,但他还清晰地记得当时周泽楷的表情,这个不善言辞的男孩子忽然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对他展颜一笑,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

       此前他听过关于周泽楷的传言,比如靠颜值来获取老板和赞助商的青睐,比如三步枪体术是为了作秀,再比如野心勃勃逼走前辈上位之类,但自打他见到周泽楷的第一面起,他就确信了传言是假的——这个沉默腼腆的青年,眼中除了热爱和坚持以外,分明什么都没有啊。

       喻文州不是相信“天才说”的人,如果相信,他也不可能凭着堪忧的手速在联盟里打拼这么久。只是荣耀联盟里天才不少,但能维持住单纯上进的心思的,却寥寥无几。无疑周泽楷是幸运的,轮回把他保护得很好,喻文州看多了职业队员的无奈和妥协,但在周泽楷身上,却丝毫没有妥协退让的痕迹,或许正是因此,周泽楷才无懈可击。

       第八赛季打败蓝雨站在领奖台上的周泽楷真的很好看,好看到喻文州压根儿无法产生丝毫针锋相对的心思,哪怕蓝雨刚被抢走了冠军——喻文州只是觉得,迟早吧,这个人迟早会站上顶峰的,只是撞到碎霜荒火的枪口上的刚好是蓝雨而已。

       后来,喻文州还有幸领略了更多位面上的周泽楷。

       不管外界渲染得怎么神乎其神,私下里,周泽楷永远是个不骄不躁的大男孩,训练会一丝不苟地完成,恋爱会老老实实地脸红。周泽楷笨拙、毫无技巧地试探着对他好,比如帮他悄悄披一件衣服,比如沉默地听他说话借他肩膀,比如在床上会小心翼翼地做很久的工作才敢进去。

       喻文州承认,他是被周泽楷呵护着的。

       他是被那么完美的周泽楷,视若珍宝地呵护着的。

       而这样的周泽楷,总让人生出想要稍稍欺负一下的欲望。

 

       “小周,小周。”

       周泽楷在迷离间听见喻文州的声音,他懒洋洋地抬起手揉了揉眼睛,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和喻文州头抵头睡着了。

       “小周,要不要到床上去?”喻文州温柔的嗓音近在咫尺。

       周泽楷清醒过来,最明确的感受是胯间的小兄弟抖擞得不像话,只好慌慌张张地弓着背跳起来:“我……我回房间。”

       ……免得自己对身体疲劳的喻文州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来。

       “好。”喻文州眯缝着眼睛,残存的睡意看上去还没完全消退,“我先去洗漱,一会儿帮我带上门就好。”

       周泽楷魂不守舍地点了点头,看着喻文州走向浴室的背影,心中没来由地泛起一丝失望。

       喻文州没有开口留他,证明喻文州是真的不愿意他留下。

       自从和喻文州在一起后,周泽楷便发觉,喻文州在恋爱方面,是个相当坦诚的人。喻文州会在普普通通的电话聊天中自然而然地说出“喜欢你”“想你”这种话,语调轻柔,他隔着上千公里的电波都能想象得到喻文州温情脉脉的眼神。而周泽楷呢,除去告白那次透支了这辈子的语言表达能力,说了几次“喜欢”,后来再借他十张脸都不好意思讲了。

       直到后来某次见面时,喻文州坐在周泽楷对面,咬着饮料的吸管,似笑非笑地提起:“小周,你还喜欢我吗?”

       “当然!……喜欢的。”

       “我喜欢听你这么说。”喻文州认真道,“别的话,你不想说的都可以不说,因为我懂,但唯独这件事,即使懂,也想听你说。”

       周泽楷记得那天他们喝的奶茶里放多了很多糖,还特别烫。

       不然为什么脸上那么热。

       “……文州,喜欢你。”他把脸埋在大号杯子后面,然后他看到喻文州又露出了无奈的表情:“小周,你怎么就这么听话呢?”

       周泽楷后来一直弄没明白喻文州的意思,但他至少知道,喻文州会这样要求他,就证明喻文州自身不会口不对心。换句话说,如果喻文州需要他,一定会主动开口让他留下,而他则不该勉强喻文州做任何事。


       周泽楷打开房门,走廊的热浪扑面而来,室内的冷风和热浪在玄关处形成了短暂的涡流,这让他忽然想起自己的队服外套还在喻文州身上,于是他的手在门把儿上顿住,再一次犹豫了起来。

       最终,他还是吞下了一口口水,朝浴室那扇虚掩的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浴室的门缝中泻出一片暖光,喻文州正毫不提防地背对着门,站在洗手台前漱口。大概是为了一会儿泡脚方便,喻文州早已把运动裤脱到了一边,上身却还挂着那件明显不合身的运动服,衣服下摆遮到大腿根部,两条笔直修长的腿裸露在橙色的灯光里,如同分级电影里暧昧的镜头。

       周泽楷猛然呼吸困难起来,肺叶简直要被榨干一样不听使唤,下身涨得要命。

       喻文州忽然抬起头,朝着镜子里倒映的门缝方向看了过去。

       像是一早儿就等在那里似的,他眨了眨眼睛,舌头舔过嘴角:“小周,我抓到你了。”


肉部分补链


       “队服……要洗了。”喻文州光裸着蜷在周泽楷的臂弯里,笑吟吟地说。

       “明天我洗。”周泽楷搂紧喻文州,“睡吧。”

       “你这队服订得挺实用,真好。”喻文州又拿这事刺他玩儿。

       周泽楷闭上眼睛,嘴角勾起一个干干净净的浅笑:“没你好。”

       “小周你学坏了,心好脏。”

       周泽楷不再说话,低下头去专心去啃咬喻文州弧起的唇形,像是要把喻文州的笑容吃进肚里一样。

       然后,他心满意足地看着喻文州,在心中偷偷做了一个决定,或许,他还需要酝酿一下第二次告白,用喻文州最欣赏的坦诚,不说喜欢,只谈爱。

-END-

评论(22)
热度(443)
©饥饿西瓜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