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西瓜皮

全职发文专用,不要转载QAQ。杂食,但以后可能只产出王喻和叶橙,慎关。

【肖杨】平凡之路(十)

    他们毫无创意地去看了夜晚的海。

    Q市冬季的海滩人烟稀少,潮湿的海风像魔法攻击一样无孔不入地渗进身体,让肖时钦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漆黑的海平面和漆黑的夜空拥有吞噬一切的静谧与深沉,空气里是粗粝的海水腥味。不远处笔直的栈桥上灯光点点,微弱而不知疲倦地指示着归程。

    肖时钦一言不发地扯着杨聪的袖口在沙滩上走,杨聪便亦步亦趋深一脚浅一脚地跟上去,海浪的声音越来越近,一波又一波,用缓慢的节奏在他们中间说着人们听不懂的语言。

    “你怎么啦?”杨聪的声音在围巾中间传出来,闷闷的。

    肖时钦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杨聪。杨聪穿了不少,看上去挺有先见之明,严密的包裹里面只露出两只圆圆的眼睛和细碎的额发。

    “舍命一击。”肖时钦小心地选择着措辞,“你是不是想退役了,想最后疯一把?”

    杨聪好像是笑了,眼睛弯弯地眯起来,肖时钦猜得到他现在嘴角的弧度。

    “不,是惊喜。”杨聪说,“不满意么?我倒是觉得相当暴力啊。”

    肖时钦思忖了片刻,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你们队,合适的新人找到了?要换核心?”

    “哈,秘密。”杨聪的声调轻松,“一场全明星比赛而已,看把你紧张的。”

    肖时钦皱眉:“你不是会无缘无故换掉打法的人,哪怕是全明星赛也一样。你别多想,我不是刺探军情,就是担心你。”

    “我没法儿现在就回答你。”杨聪的视线越过肖时钦,看着海平面的方向,“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不仅不会离开,还想……和三零一一起拿冠军呢。”

    肖时钦看到杨聪那亮若星辰的眼睛,忽然觉得什么都不用问了。

    杨聪和他终归是一样的人,肖时钦曾经为了自己做出改变,却最终又回到了雷霆这个最初埋下梦想的地方,不去想什么独辟蹊径的事情,而是踏踏实实带着慢慢成长的队员们往前走。杨聪坚守三零一多年,也必然不会无缘无故放弃团队、单凭任性来打比赛。就算杨聪会因为人员更替而交出三零一的核心地位,那也肯定是最佳选择,他总会出现在三零一需要他出现的地方。

    肖时钦伸手把杨聪的围巾扯下来,一直被遮盖的半张脸还带着朦胧的水汽。猜测和怀疑都不需要,理性的思考也可以暂时滚远,他现在一大把年纪,杨聪的年纪比他只多不少,但这没有什么关系——反正他现在只想和杨聪分享一个亲吻,那他就这么办。

 

    十赛季冬季转会窗,三零一度战队的秘密武器总算露出了端倪。肖时钦咀嚼着“白庶”这个陌生的名字,一百次打开QQ聊天框,又一百零一次关掉。凭着一点私情去打探其他战队的消息,这不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

    倒是杨聪早已提前在电话里告诉他,为了新人和队伍的磨合,三零一最近的队内训练安排得相当紧张,每天结束得很晚,所以会少一点联系。

    肖时钦走神的时候开了个脑洞,白庶,白薯,和杨聪这颗洋葱还挺相配,也不知道三零一是不是准备炖一锅咖喱。他想起当时在嘉世养的那颗大洋葱头,不知道最后怎么样了,估计他们刚离开H市去参加线下赛的时候就被清理掉了吧。

    几周后,肖时钦的雷霆终于在与三零一交手中吃了苦头。在骑士的掩护下,连续几场用了几次舍命一击带走对方关键人物的风景杀,这一次毫不犹豫地撕裂了雷霆的防线,对着机械师生灵灭用出了同样的招数。

    阴狠、冷酷、血腥,风景杀在场上变成了真正的刺客。肖时钦双手离开键盘的时候却好像看见刺客身后的杨聪,对他露出有点傻的笑容,然后说,哟,看你小样儿,机关算尽最后还是被我占了便宜吧,不要小看老人家啊。

    虽然输了自己主场的比赛令人沮丧,但肖时钦也为杨聪开心。三零一就这样又找回了冲击季后赛的节奏,而杨聪也在手速下滑年龄增长的节骨眼,如同绝处逢生一般,解锁了另一个人们没有见过的的风景杀。

    而舆论早在之前几轮就迎来了热潮,人们这才发现,原来杨聪这个职业生涯临近暮年的老将,这么多年呆在三零一是何等忍辱负重,何等高风亮节。“因为我是三零一的队长”这句话占据了头条,为了队伍放弃自己最闪耀的技能的队长——随便来个人都能写出一千字催人泪下的抒情散文。

    赛后肖时钦和杨聪直接在宾馆的房间里见了面,既然见面,干柴烈火一触即发的状况也是不可避免。等两人从火热的余韵里退出来时,都是筋疲力尽,饥肠辘辘,只能互相搀扶着走进浴室清洗。

    杨聪在浴室里多呆了一阵子才慢腾腾地擦着头发出来,却发现穿戴整齐的肖时钦刚刚打开门从外面回来,手里拎着楼下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的塑料袋,袋口还冒着热气。

    “W市特色灌汤包。”肖时钦对着杨聪晃了晃袋子,又把袋子搁在桌上,香气从袋口飘出来,“太晚了,没什么能挑剔的了,就它吧。”

    “嗯,”杨聪把屋里的两个椅子扯过来,示意肖时钦坐下, “一起吃。”

    肖时钦从善如流地坐下,在打开袋子的时候随口说:“你们队的白庶是从英国回来的?小戴说英国又叫腐国来着……”

    “瞎闹。”杨聪好像很久没用过这个评价了,此时听起来倒是有些让人怀念,他一边说话一边拿起桌上的一次性筷子,“白庶他啊,直得就跟这筷子一样。”

    话音未落,杨聪啪地掰开筷子,筷子的木纹偏了,筷子硬生生被劈成了粗细不一的两根。

    肖时钦见他秒打脸,忍不住哈哈大笑,又丢了一双筷子给他。

    “咳,”杨聪摸着有点发红的鼻子,“意外。”

    “行吧,”肖时钦放过他,说道,“我知道你是直的还是弯的就行,可惜咱俩都是队长,担子太重,估计得等个几年才能大大方方跟别人承认了。”

    杨聪一脸毫不在意的表情:“非要光天化日底下抱一起才算真爱啊?你喜欢我,我喜欢你,自个儿蹲墙角偷着乐就行,弄得满城风雨的话,根本不适合咱们。”

    “雷霆战队队长肖时钦说他特别同意你的看法。”肖时钦摘下眼镜,擦了擦上面的水汽。

    “三零一度战队队长杨聪准备低调地吃饭了。”杨聪笑着瞥了他一眼。

    肖时钦看着低头咬着包子的杨聪,觉得心脏好像被填满了。他们彼此重复说着自己的身份,却不存在一丝一毫的炫耀。荣耀这个游戏,还有队长这个词所代表的含义,是最初把他们连接在一起的纽带,也是他们最终为之燃烧到不顾一切的存在。

    肖时钦想,就这样吧,多好,就算以后某天自己要给命运女神寄刀片,面前这个人也会帮自己买好信封,贴好邮票,对他说,我们一起。

-TBC-

评论
热度(19)
©饥饿西瓜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