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西瓜皮

全职发文专用,不要转载QAQ。杂食,但以后可能只产出王喻和叶橙,慎关。

【肖杨】平凡之路(八)

    肖时钦回到雷霆的日期,刚好锁定了W市最炎热的季节。W市的夏天一向以火炉般的闷热著称,但当他顶着高温走下车的时候,却在俱乐部门口接受了粉丝和队员们最热烈的欢迎,这场面,终于还是催生了他多日来苦苦压抑的眼泪。

    所有人都对他说,欢迎回家。

    他又想起杨聪,用刺客的角色,却像最忠贞的骑士一样坚守着三零一的杨聪。他的雷霆,和杨聪的三零一是一样的,对他们来讲,是家,也是他的国度,是他最初给自己的战术打上标签的地方,也是他最终要拼命守护的地方。

    队内欢迎会结束后,他接到了杨聪的电话。

    “肖时钦,”杨聪在电话里说,“你什么时候有空啊?”

    肖时钦想了想,答道:“夏休期,倒也没什么安排。你有什么事么?”

    “其实我现在刚到W市。”杨聪的声音明快,“旅游来了,但不知道什么地方好玩,所以你这个土著要招待么?”

    “你在哪儿?”肖时钦只觉得惊喜,飞快地说,“我现在就去找你。”

 

    肖时钦一下出租车就看到了杨聪,这家伙正靠着行李箱坐在机场外路边的树荫里,支楞着腿,手上还翻着一本花花绿绿的好像是旅行指南的小册子。阳光透过树冠,在他的脸上洒下几块摇摇晃晃的圆形光斑,显得有点调皮,那张熟悉的娃娃脸,远远看上去更像个高中生,完全看不出这人比自己年龄还要大那么一两岁。

    肖时钦停下喊他,杨聪闻声抬头,露出了好看的笑。

    肖时钦顺手帮杨聪拎过行李箱塞进出租车,吩咐司机师傅往市内开。

    杨聪在车上还一直低头钻研小册子上的内容,搞得肖时钦有点好奇,于是也凑了过去。杨聪也不介意,直接把小册子放在两人靠着中间一侧的腿上,一人腿上一半,和肖时钦一起看。

    “户部巷。”杨聪戳着小册子上介绍的景点,“这里小吃很多么?”

    肖时钦算是半个宅男,却也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类型。更何况他在W市出生,又用了二十多年在W市成长为一名心脏的战术大师,对W市还是有发言权的。

    “没什么好的啦。”肖时钦瞟了一眼那夸张的介绍,说道,“都是骗骗外地人,本地人都不去那儿的。”

    “看来所有城市都一样,本地人和外地人呆的其实不是一个地方。”杨聪叹气,随手又翻了一页,“那我们去哪儿吃东西啊?”

    “万松园吧,东西多,本地特色的热干面味道也不错。哎师傅,就开到万松园那边停下就好啦。”

    “好啊……话说这是什么地方?远不远?”杨聪一边应着肖时钦的话,一边又指向了小册子。

    肖时钦看到小册子上古琴台的照片,便说:“这里倒是不远,就在市内,等吃完饭咱们可以去转转。”

    “好啊好啊。”杨聪轻声赞同,语调拐着小小的弯儿。

 

    “我便是没有想到,风里来雨里去的杨聪同志居然这么不能吃辣。”坐在热干面店里,肖时钦看着杨聪红彤彤的嘴唇,忍不住打趣道。

    杨聪一边咝咝地抽着气一边把隔壁买的1升装冰镇果茶灌下去小半桶,缓了口气后白了肖时钦一眼:“上次我请你吃烧烤的时候都跟老板说过要少放辣椒了啊,你没注意倒是怪我咯。”

    “哦,我没听见啊,我还在怀疑T市的烤串特色就是味儿淡呢。”肖时钦一脸无辜地推了推眼镜。

    “得了吧你,”杨聪的口音里面带着T市的卷舌,有时候也像是说相声一样听着有趣,“在吃饭方面,你就一糙老爷们儿,稀里马虎地啥都能吃。”

    肖时钦继续调侃:“哎杨聪同志,我发现你今天特别欢乐,话特别多,是有什么好事么?”

    杨聪没说话,低头挑起碗里的面条,抽了口气,继续吸溜进嘴里。这次是辣得鼻涕和眼泪都出来了,肖时钦忙不迭地把桌上的面巾纸递到他手边。杨聪手忙脚乱地折腾了一会儿,总算把脸擦干净后,抬起头面色发红地对着肖时钦感慨:“爽快。”

    肖时钦敏感地发觉杨聪有哪里不对,但又总结不出具体是哪儿不对。抓住特征来形容的话,以前的杨聪总是一副包容的样子,哪怕面对的是肖时钦这个众人眼中的好好先生,俩人呆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肖时钦说要往东他就不会往西,而今天的杨聪明显有点自嗨的意味,像是在遮掩什么。

    这么想着,担忧的表情就被摆到了脸上,又被杨聪捕捉到了。

    “你怎么啦,这个眼神。”杨聪拿筷子在肖时钦脸前晃了晃,“我脸上写着悲剧俩字儿么?”

    这下确信了,杨聪的确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于是肖时钦也收起玩笑的语气,严肃起来:“杨聪你说实话,出什么事了。”

    “也没啥大事,”杨聪低下头,拿筷子一下一下戳着剩下的半碗面条,“前两天,我拿到了技术部的统计数据,最近两个月,我的队内训练的平均手速……开始下降了。”

    “这……”肖时钦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手速下降,对于职业选手来说,相当于巅峰时期的结束,也相当于再取得突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任谁来看都是个足够绝望的消息。

    杨聪咧了咧嘴,低着头的角度刚好让额前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我打了七个赛季的联赛了,而且本来进入联赛的时候就年龄偏大,手速下降也算是……自然规律嘛。”

    “也不是就不能打吧……”肖时钦语气干涩,连他自己都觉得说服力不足,“你看韩文清和叶修还不是都在……”

    “当然啦,我也没到退役的时候。”杨聪继续说,“不过昨天我跟俱乐部说了,让他们快点物色个接班人培养一下什么的,你看王杰希身后还有个高英杰呢。”

    肖时钦点头:“也是,但三零一这两年还是主要得靠你撑着。”

    杨聪抬起头,眼睛里有点血丝,他看着肖时钦,认真地问道:“肖时钦,你现在还想拿冠军么?”

    没等肖时钦回答,杨聪又继续说:“到了这一步,我才发现,我自己……对冠军这个事儿,是真的不甘心啊。”

-TBC-

评论
热度(25)
©饥饿西瓜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