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西瓜皮

全职发文专用,不要转载QAQ。杂食,但以后可能只产出王喻和叶橙,慎关。

【肖杨】平凡之路(六)

    回到H市后,拾取了远距离恋爱X1的肖时钦在表面上并没有明显的变化,只是一心备战挑战赛。他的性格本就不难相处,即使是年轻气盛的孙翔也没对他产生多少抵触情绪——虽然这位大爷经常让他产生“不是很懂你们这些异次元”的无力感。总之,现在他的日常就是兢兢业业地担任嘉世的战术核心,组织全队训练,当然偶尔也会想象一下嘉世通过挑战赛重回联盟后的样子。

    杨聪依然与他隔三岔五地保持着联系,但不得不承认,习惯的力量超越一切,他们在打开QQ对话框以后,气场上还是缺了点黏腻感,两人双双恢复成以往交流美食与天气的状态,日子也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下去了。

    一晃眼,距离第九赛季的全明星周末只剩不到一周了,某天训练结束后,肖时钦接到了来自杨聪的电话。

    电话铃声响起来的时候,肖时钦还略略诧异着,但当看到屏幕上闪动的名字时,随即而来的便是满溢的欣喜。他勉力按压住心头不断翻涌的“少女情怀总是诗而少男情怀总是湿”之类的吐槽,捂紧听筒,快步奔向走廊一角,带着打开礼物一样的心情接起了电话。

    “喂,小事情吗。”对面的杨聪语气玩味地叫着肖时钦最近获得的新外号。这个外号最初是由孙翔这个脑洞清奇的好队友叫出来的,之后很快便在嘉世队员们孜孜不倦的科普下,响遍职业联盟选手圈。

    肖时钦觉得自己脸上挂起了几道黑线:“你也跟他们闹……怎么啦?”

    杨聪直奔主题:“下周微草的全明星周末,你们队来不来看啊?”

“    啊……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再次入选全明星。”肖时钦显然也是关注着这些消息,但关于全明星周末,就只能惋惜,“可惜嘉世要封闭训练……毕竟,今年状况很特殊嘛。”

    “老人家搭上了全明星的末班车。”杨聪心无芥蒂地调侃自己,“感觉还挺幸运的,可惜你不能来。”

    “挑战赛的线下赛快开始了,也在B市,不是离T市很近么?”肖时钦想了想,“你抽空可以过来看看嘛。”

    “也对,”杨聪说,“想起一年前全明星那会儿,你还晕倒了,这次真的让你过来的话,倒是怕了你再出什么幺蛾子。”

    肖时钦沉默,一年前的事儿,现在想想,竟然恍如隔世。那时他还是雷霆的队长,手机里还会有活泼的队员发来的没大没小的信息,让他在杨聪面前大为窘迫——当然,那个信息还挺有先见之明的,简直算得上一语成谶。

    杨聪心知肖时钦现在面对线下赛多少还是有些心理压力,此刻听他沉默了,也不催他说话,转而安慰道:“没事儿,嘉世状态还是不错的,挑战赛这种东西,对小事情同志来说,还不都是小事情啊?”

    这人喊外号还喊上瘾了——肖时钦笑了笑,既然态度嚣张,那就必须予以打击,于是步步为营地着手挖坑:“杨聪啊,你听没听过一首歌?”

    杨聪纳闷:“说啥呢这思维跳跃的……什么歌啊?”

    “咳,”肖时钦清了清嗓子,对着话筒轻唱道,“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发现,你会讶异,你是我最压抑最深处的秘密……”

    这次轮到杨聪流着冷汗无语凝噎。

    “歌名就叫‘洋葱’。”肖时钦唱到最后,笑得破了音,但还是故意解释了一下,“杨聪啊,你觉得你这个外号怎么样?”

    “看来你确实没什么事儿,就当我的担心都喂狗了。”杨聪无奈地说,“唱得不错,就是脑洞有点大。”

    肖时钦哈哈笑了一会儿,然后说:“脑洞再大也大不过我们队的孙翔,回头见到你跟你好好说说。”

    “成啊。”杨聪答应着,“讲真,听你现在这状态我就放心了。”

    肖时钦又停了片刻,罕见地低声爆了个粗口:“你别放心,我他妈……现在是真想见你。”

    “……我也是,我等你就是了。”

 

    随着天气转冷,苏沐橙和楚云秀她们便在第四赛季出道的“黄金一代”选手群里讨论起如何预防感冒的问题,只可惜她们结论和朋友圈里转发的谣言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板蓝根自然是邪教中的战斗教,多年来立于不败之地,而藿香正气水则以人神共愤的难喝程度屈居第二。

    然而当肖时钦打开闪动的QQ群的时候,话题已经转到了楚云秀最近看的韩剧上。楚云秀爆着手速拿电视剧中的情节大段大段刷屏,肖时钦略微扫了一眼,中心思想大概是“听说葱姜蒜之类的刺激性食物可以防治感冒,不如学学韩剧女主在桌上养那么一颗洋葱玩”。

    第二天,肖时钦就发现苏沐橙买了几颗洋葱头带进了嘉世的训练室。他眼睁睁看着苏沐橙把洋葱剥成了圆滚滚胖乎乎的几个球,又不知从哪儿找来几个广口玻璃杯,统统接上半杯水,把洋葱头分别卡进玻璃杯口处,让洋葱的须根垂在水里。接下来,他又看到苏沐橙心情很好地在每个白色的洋葱头上用黑色油性笔点了两个眼睛和一张嘴……

    “真会玩儿。”肖时钦随手拿起一个插了洋葱头的杯子把玩。

    苏沐橙的画功一般,但那两只眼睛和一张抿着笑的嘴,让他不由想起某个娃娃脸的纯良前辈,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诶你喜欢啊?”苏沐橙见状,干脆地挥了挥手,“喜欢的话就拿去好啦,反正我这里弄了好几个呢,预防感冒人人有责嘛。”

    肖时钦呆了一下,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谢谢啊……”

    苏沐橙吐了吐舌头,指了指他手里的洋葱头:“没事儿,剩下的我一会儿送到对面兴欣那边去,先偷偷跟你请个假哈。拿人手短,你可不要告诉别人,我很快就回来,不会耽误训练的!”

    肖时钦自然知道苏沐橙和兴欣那边的羁绊,同为第四赛季出道的选手,关系本来就亲近些,此时自然也能做到互相理解,于是只好无奈地挥手放行。

    “要不要帮你把这个洋葱上面加个眼镜啊?”苏沐橙挥着手里的油性笔,笑着问。

    “不,不用。”肖时钦端详着手里这只洋葱的表情,忍不住勾起嘴角,“这样刚好。”

    “诶小事情,你这笑得……有点诡异啊,最近有桃花?”苏沐橙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的表情变化。

    “错觉错觉。”肖时钦赶紧收住笑,飞快地说,“快去快回啊,我外号是小事情,事儿大了我可兜不住。”

    “知道了肖副队——”苏沐橙笑眯眯地拖长音。

    肖时钦寒了一下,立刻吐槽:“你突然这么称呼……有点别扭啊。”

    “反正比‘刘副队’好听多了……”苏沐橙耸耸肩,“讲真,小事情你人挺好的,真的。”

    “你赶紧走吧……”肖时钦低头摸了摸鼻子。

    “哈哈哈哈小事情你害羞?”

    “……没。”肖时钦无语转身,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悄悄补了一句,“好人……才不是我这样的。”

    肖时钦掏出手机给那颗洋葱头拍了张照片,发给杨聪,附带上一句话:“防治感冒的方法。”然后他很快收到了来自三零一度队长的一大长串省略号和一个叹气的表情。

    肖时钦顿时觉得远距离恋爱这回事儿,虽然平时各忙各的没啥实感,但偶尔这么给自己发发糖,还真是甜掉牙。

-TBC-

评论
热度(20)
©饥饿西瓜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