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西瓜皮

全职发文专用,不要转载QAQ。杂食,但以后可能只产出王喻和叶橙,慎关。

【肖杨】平凡之路(五)

    事实证明两个成年男人之间,即使产生什么非比寻常的感情,也没啥可矫揉造作的。只需要某个节点上感觉对了,就会像瞬间打通任督二脉一样,神智清明,茅塞顿开。什么禁忌的恋情爸爸不同意妈妈不同意爷爷奶奶不同意隔壁邻居家的大黄猫二黄狗不同意这种苦情戏码,只存在于小说里面,真正轮到自己的时候,什么都抵不过两人不约而同想要更加贴近的心意。

    暮色降临,肖时钦和杨聪坐在烟雾缭绕的烧烤摊前,头抵头翻着菜单。

    来夜市撸串是肖时钦的主意,在杨聪看来,远来是客,无论如何,把人带到夜市上着实失礼得很,但架不住肖时钦的强烈要求,最终还是顺从了他的想法。

    “这才是真正的生活氛围啊,旅游的真谛全在这儿了,懂不懂。”肖时钦伸着懒腰,扶了一下眼镜,振振有词。

    “专心看菜单,你想吃啥?”杨聪敲了敲桌子。他也是临时给朋友打了个电话,问了问附近哪家的烤串味道最好,才把肖时钦带来的。他身为职业选手,一向严于律己滴酒不沾,所以平时都自觉远离这种处处浸染着“来啊互相伤害啊对瓶吹啊不吹不是真男人”气氛的地方。

    “我不挑食。”肖时钦满不在乎地摇摇头,又补充了一句,“不喝酒啊。”

    杨聪点头,腹诽道,不挑食你还非要吃烤串,不喝酒你还非要来夜市。

    肖时钦好像看穿了他的想法,压低声音对他说:“杨聪,你觉得……咱俩这情况,要是在正常的饭店里面,会不会被人认出来啊?” 

    杨聪警觉地抬起头环顾四周,邻桌的几个膀爷正你一瓶我一瓶热火朝天地拼着酒,用方言大声讲着不同的段子,爆发出阵阵的哄笑声。夜色慢慢笼罩下来,肖时钦的面容变得有点模糊,但他的声音很近,质感温柔,像是从喧嚣中隔绝出来一个只有两人的世界。

    “我觉得……”杨聪思考了一下,三零一的名气在T市不大不小,但他一张大众脸,走在路上被认出来的事儿寥寥无几,“我的话,不至于吧?”

    “万一呢。”肖时钦笑,“我可不能哄跑了你的人,还给你增加一个通敌的罪名,想当年咱们两队竞争可是很激烈的,他们肯定以为我替老东家找你刺探情报来了。”

    杨聪便也跟着笑:“怕什么啊,咱们T市虽然没到皇城根儿底下,但离皇城也不远了,大街上随便拎出来一个,说不定都是个五品六品的官儿,小兵小卒谁理你啊——你说实话,是不好意思敲诈我,要给我省钱?”

    “没。”肖时钦干脆地回答,厚实的眼镜片底下的眼睛闪着小聪明的光,“其实,我觉得,越是这种随便一点的地方,才越容易撇掉平时那副正经的样子好好吃顿饭,不是吗?我是真怕了你一开口就喊我‘肖队’……” 

    杨聪想了想,觉得肖时钦说得有道理,于是不再说话,专心研究菜单。

    肖时钦便也沉默下来,像每个初来乍到的人一样好奇地看着四周。

    远处的主干道华灯初上,藏在小巷子里的夜市摊位陆续迎来了更多人。烧烤店的低矮的门檐下,不知啥时搭起了一个临时的矮台,肥胖的老板指指点点,让染黄发的驻唱的歌手唱了首老旧的中年民谣。在人与人比肩继踵的道路上,陌生的面孔依然陌生,却都闻着同样的烟火气味,听着同样的歌。

 

    “嘉世怎么样?听说孙翔不太好答对。”杨聪把新上来的肉串推到肖时钦面前,随口问,“反正咱们下赛季没有竞争关系了,总可以关心一下了吧。”

    肖时钦不温不火地笑了笑:“你担心我?” 

    杨聪抓了抓头发,刘海有些蓬乱,一张圆脸更没了前辈的样子:“确实有点,而且还有传言说叶秋要在挑战赛带队复出不是么,真假……”

    “是真的。”肖时钦拿起面前的可乐喝了一口,“我见过他一面……详细情形不太好讲,不过,压力确实挺大的。”

    杨聪沉默了一下,说:“你的话没问题的。”

    “安慰的话就省省吧,我心里有数。”肖时钦无奈地摇摇头。

    “不是安慰。”杨聪直视他,“那毕竟是嘉世啊,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你就这毛病——还是得多相信自己的队伍一点,不管是队长还是副队长,都一样,你得相信嘉世才行。”

    “……嗯。”

    肖时钦再次觉得,这就是他认识的杨聪——在谈论到队伍、荣耀这种话题的时候,在其他人左右摇摆的时候,只有他永远都是这么笃定地坚信着,特单纯,特简单,能把冠冕堂皇的话说得一点儿都不冠冕堂皇。虽然有时候会替他心疼,但大多数时候,他是真心羡慕这位前辈多年来不曾改变的傻气。 

    “果然挺好吃的,给你同学点个赞。”肖时钦慢腾腾地咬下一块肉,转移了话题。

 

    当肖时钦的脚步停在便利店的计生用品区的时候,杨聪并没有提出反对,只是在隐蔽的角落轻轻捏了捏他的手,玩儿似的。好像攻受之类的问题也没必要争论更没必要PK了,肖时钦现在只想和身边这个人贴得更近一些,那他就主动过去,他也坚信杨聪会配合得刚刚好。 

    两人的关系一日之间突飞猛进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肖时钦几乎觉得他身下的不是杨聪,他也不是肖时钦——或者说不是那个老成持重的杨聪和温柔理智的肖时钦。但有时候刻意去遮掩某些心情和欲望,反而会更加欲盖弥彰,还不如听从心意顺其自然更好些。

    肖时钦拥着杨聪,耐心地亲吻着他的脖颈,让自己缓缓沉入他的身体。杨聪轻轻皱着眉,表情忍耐,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带着一点早死早超生的意味。他闭紧的眼睛里面渗出潮意,又很快被肖时钦用舌头卷走,然后用身体回以温柔的动作。

    “肖时钦……”杨聪微微睁开眼,抬手摘掉他的眼镜,搁在旁边。 

    “嗯?怎么了?”肖时钦动作不停,却没有忽略掉身下人的变化。

    “肖时钦,其实……我特别羡慕你。”杨聪的声音很轻,“你本来和我是一样的,但你比我年轻,还有很多……别的可能。” 

    肖时钦低头堵住他的嘴唇,用力舔吻了一会儿才放开。

    “那你就把我当成你。”肖时钦也轻轻回答,“因为我喜欢你。”

    “好。”

    肖时钦自忖不是只会在床上说甜言蜜语的渣男,这一刻他是真的从杨聪身上发现了一丝模糊的光芒,他形容不出那是什么,好像是两个溺水的人在互相施救,或者说,他看见这片光芒里,有两个肩负着同样理想的人在不知道崎岖为何物的路上,没有刹车地疾驰下去。

 

“    信我的,总有一天把冠军带给你看。”肖时钦站在机场大厅的安检口前,手臂环过杨聪的肩膀,在他耳边说道。

    杨聪无言地抬起手,抓皱了肖时钦后背上的外套,然后学着其他那些送行的人们的姿势,毫无违和地,在肖时钦背上拍了拍。

    空旷的大厅里,光柱从大片大片的玻璃窗里投下,空气里扬起细小的灰尘。

    逆着光线,离别的动作像是单薄的剪影,毫无悲伤的实感。而从往昔的黑夜里孕育出的那些潮湿与绝望,终究还是蒸发在那片无处不在的光线中。

 

-TBC-

评论(9)
热度(29)
©饥饿西瓜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