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西瓜皮

全职发文专用,不要转载QAQ。杂食,但以后可能只产出王喻和叶橙,慎关。

【肖杨】平凡之路(四)

    肖时钦拎着背包,穿过上下翻滚的热浪,跟着杨聪回到他的小公寓,进门时适时地表达了惊讶:“咦?上次在选手群里面还听许斌说过你特擅长炒房,没想到自己居然住在这种小户型里面啊。”

    杨聪弯腰从玄关的鞋柜里找出备用拖鞋,丢给肖时钦,心不在焉地答道:“……这儿么,离队里近,房子小点,一个人打扫方便,也不冷清。”他直起身,“啊,浴室在这边,肖队你先冲个澡吧。”

    “不是肖队了……现在。”肖时钦面露尴尬,苦笑道,“还是喊我名字吧。”

    杨聪反应过来,如今的肖时钦在嘉世的职务是副队长,喊他肖队的确不太合适。但直接喊名字的话……那感觉大概就像某个当老总的上级退休了,但人们见了他大部分还是习惯某总某总地称呼,真到了改口喊名字的时候,舌头就像打了个结,连话都说不利索,在尴尬里面不由自主地回忆起这位某总以前给自己穿过的小鞋。

    “没事啊,我也喊你杨聪呗。”肖时钦善解人意地替他更改人物设定。

    “好吧,肖时钦。”这样一来确实容易多了,“你带换洗衣服了么?”

    “嗯,带了,谢谢啊。”肖时钦从包里翻出宽大的T恤和运动裤,踢踏着拖鞋折进了浴室,掩上门,里面很快传出了哗哗的水声。

    杨聪从柜里翻出一台笔记本电脑放在书桌上,和一边摆着台式机的电脑桌并列。

    两台电脑一同启动,屏幕一前一后地迅速亮了起来,却在阳光下显得有些昏暗。

    杨聪抱着手臂在电脑前端详了片刻,又走到窗口把窗帘拉了个严实,还好,深棕色的窗帘遮光效果不错,过了正午的房间顿时一片昏黄,只有两个显示器散发着蓝莹莹的光。

    肖时钦擦着头发走出浴室的时候,看到这场景,不禁哑然失笑:“这状况,不知道咱俩要PK的话,还以为是要干什么坏事呢。”

    “两台电脑配置差不多,你先挑。”杨聪果断无视了肖时钦的调侃,指了指桌子。

    肖时钦从钱包里掏出账号卡,就近来到书桌前坐下:“就这个吧,哎我说杨聪,也多亏嘉世夏休,我的账号卡还没交上去,不然可真没法陪你PK了。”

    “谁陪谁啊真是……”杨聪一贯地抓住重点,“交代一下,你怎么突然就来T市了?还带着账号卡,问你订没订酒店,也是一问三不知,不会真的是专门为了来找我PK吧。”

    肖时钦没回答,沉默着抬手刷了一下账号卡,机械师生灵灭便出现在了屏幕上。登录界面上的机械师面无表情,面对着屏幕的机械师的主人也面无表情,导致杨聪差点以为自己说错了话。

    “喂……”杨聪的半截话卡在喉咙里。

    “记得隐身登录啊。”肖时钦声调温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来了,只是去火车站想随便买一张车票出来走走,刚好买到T市的,你信么?”

    杨聪在另一台电脑前坐下,掏出账号卡,熟练地刷卡登录:“那就先PK完了再说。”

 

    竞技场的简单擂台地图对机械师来说的确难以发挥,但生灵灭的装备又明显比风景杀高出一个档次。肖时钦干脆放弃了大部分战术走位,正面迎上杨聪的风景杀,各种机械道具丢了满地。

    杨聪的风景杀自然不是传统刺客,习惯正面打击的他毫不犹豫地冲上去,不同低阶技能飞速向机械师招呼,像是对着旁边那张温吞的脸泄愤。

    “太狠了吧……到底是有多大怨念啊。”肖时钦苦笑,手下却不停,爆手速操纵机械师闪开刺客的攻击范围,但风景杀很快再次不依不饶地追了上来。两个角色在屏幕上粗暴地追打着,上演的剧情却意外地有点好笑,有种电视剧里“你不要过来,让我飞奔过去”的狗血脚本即视感。

    血线交替下降,最终,肖时钦的生灵灭险胜了4%的血量。

    “再来。”杨聪盯着屏幕,不看肖时钦,简短地说。

    “好。”肖时钦觉得正合心意。

 

    一个下午,谁都没计算来来回回PK了多少场,两人的输赢也基本对半分。直到他们的双手都累到抽筋失控才停止这场淋漓尽致的战斗。

    “还继续?”肖时钦瘫在靠背上,转头看着杨聪的侧脸。

    空调冷气开得很足,但杨聪额前的刘海还是被细密的汗水沾湿了,成缕地贴在额头上。肖时钦也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水,发现自己的状况并不比杨聪好多少。

    杨聪也转过头,肖时钦的眼镜片上反射着电脑屏幕上的画面,在昏暗的室内光线下,表情难以分辨。他注意到肖时钦大概是刚刚剪过头发,干净爽利的发梢氤氲着水迹,配着身上的运动服,不像成日坐在电脑前的电竞选手,更像个刚刚下场休息的篮球运动员。

    到底是年轻人,即使被关在小黑屋里,也有股阳光的味道。

    肖时钦迎着杨聪认真打量的眼神,觉得有点口干舌燥,不禁做了个吞咽动作。

    “哦,渴了?我去给你拿水。”杨聪反应过来,双手撑着椅子扶手准备站起来,却忽略了手臂脱力的现状,一不小心又摔回了椅子。“哈,稍等啊,我缓缓。”

    “不用。”肖时钦转过身子,面对杨聪,伸出一只手搭在杨聪一侧的扶手上,猛地发力,带滚轮的转椅连同杨聪一起被拽到了他面前。

    杨聪被吓了一跳,两只脱力的手虚虚抓住椅子扶手,身体微微前倾保持平衡,这个动作却导致他的脸离肖时钦更加近——而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在这一瞬间,坠入了一片空前认真的眼神中,那是他未曾见过的肖时钦。

    “这里有水……”肖时钦喃喃念了一句,接着毫不犹豫地靠前,像机械师很多次精准地用机关控制住对手一样,双手捧起杨聪略带茫然的脸,用嘴唇贴上了对方微张的嘴唇。

    杨聪睁大眼睛,一时间忘记了反抗,肖时钦的嘴唇温暖干燥,但鼻息里带着汗水的味道。此时两个人的呼吸近在咫尺,纠缠在一起,把气氛渲染成了更加急切的暧昧。

    没有预想中的推拒,肖时钦干脆微微起身,把杨聪的脸掰到微微仰起的角度,加深了这个吻。

    他的舌头卷入杨聪的口腔的时候捕捉到了对方的一点瑟缩,但他没有就此放过,而是用更不容置疑的姿态在杨聪的唇舌间攻城略地。

    杨聪从初始的惊诧里清醒,却阻止不了事态的发展。他好像听见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告诉他,不要停下,面前这个人需要他,就像自己多日来的压抑与烦躁,也都是在等这个人来帮忙才能纾解一样。

    不管是一场酣畅淋漓地战斗,还是一个焦躁而深入的吻,都好像已经等了很久了。

    肖时钦感觉到杨聪抬起手,抓住了他的手臂。杨聪始终没有像他担心的一样推开他,而是用舌头慢慢回应起他的动作,像是个耐心的大人在哄着任性撒娇的孩子。

    ——真好,这个人是温暖的,认真的,在他面前,好像自己这段时间所有的憋闷与犹疑都找到了出口,他们互相理解又互相安慰,合拍得一塌糊涂。

    肖时钦这样想着,舌尖又攀上杨聪的嘴唇,舔吻着,像是在轻拭一件易碎的瓷器。

    漫长的亲吻结束的时候,肖时钦已经再次恢复了平时那温柔无害的样子,杨聪面色微微发红,他猜想自己的脸色应该也差不多。

    他们保持着近距离的沉默,却并没有觉得尴尬。

    事先没有知会也没有预警的亲近、互相之间恰到好处的包容,或许只能出现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吧?他们曾经是同病相怜的队长,现在也是同样在荣耀里埋头努力寻求方向的渺小选手,这种由境况相似所带来的理解和信赖,实在不必急着宣之于口,因为彼此都明白。

 

    “肖时钦你是……”过了一会儿,还是杨聪先打破沉默,那个字眼盘旋在舌尖,却并不容易说出来。

    “要问我是不是GAY么?”肖时钦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并没有对这个问题感到意外, “没研究过这个问题,可能在几小时前还不是吧……你呢?”

    杨聪眨了眨眼睛:“我也一样。你饿了么?快到饭口儿了,咱们下楼去找点东西吃吧。”


-TBC-

评论
热度(24)
©饥饿西瓜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