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西瓜皮

全职发文专用,不要转载QAQ。杂食,但以后可能只产出王喻和叶橙,慎关。

【肖杨】平凡之路(三)

    全明星赛后,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在线上保持着联系,却一次都没有提到PK的话题,仿佛在医务室的对话从未存在过一样。

    春节前夕,肖时钦收到了杨聪寄来的一盒T市特产的麻花和果仁,这让他觉得有点意外,当时夸奖杨聪给他的麻花好吃也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上了心。肖时钦想打个电话道谢,又觉得为这事儿互相谢来谢去,对于两个一米八的大老爷们来说,多少显得有些唧唧歪歪,不如来点实惠的。于是过了几天,杨聪收到了肖时钦寄去的一箱真空包装的周黑鸭。

    至于俩人QQ上的聊天记录,翻起来也是无趣得很,处处显露着两个队长的老气横秋,如同离退休后隔三差五约去老干部活动中心下棋的老友。有时候是抱怨一下某个比赛城市的食物味道奇异,有时候是感叹一下天气变化多端,总之都是无关紧要的话题,同时都刻意回避了各自队伍的状况以及战术安排。

    毕竟在对季后赛席位的竞争上,两队也算是直接的对手了。

    季后赛前,两队还打了一场常规赛,过程和结果都乏善可陈,赛后两队队长友好地握手,彼此交换了默契的微笑。

    赛事紧张,即使见面,俩人也没做私下交流,第二天一早杨聪便随队乘飞机回到了T市,抓紧一切时间安排复盘和训练。

    至于肖时钦这边,事实证明,年轻人对情侣名CP的热情也并没有持续太久,至少戴妍琦从始至终都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激动或者八卦的神情,全明星赛上那个短信,同以前无数说过就忘的玩笑话并没有什么区别。

    就这样直到第八赛季的季后赛开打,他们也没找到PK的机会。队里的大事小事混在一起让人焦头烂额,赛程又是一轮比一轮纠结,肖时钦细抠着每一轮比赛的分数,费尽全力才让队伍搭上了季后赛的末班车。

    QQ另一边,队伍排名第七的杨聪也配合地发了一个叹气的表情,表达了自己身心俱疲的现状。

    生灵灭:要是季后赛咱们两队能见面的话,赢的人就请输的人吃饭?

    风景杀:说实话,挺难。

    生灵灭:是啊,要翻过蓝雨和轮回两座大山……

    风景杀:咱们还是先老实研究吧,知道困难就怂,那干脆一场比赛都别打了呗。

    生灵灭:……

    风景杀:怎么?

    生灵灭:话说,杨队想没想过如果自己在蓝雨霸图微草这种强队里面,会是什么样子呢?

    风景杀:这个……前两年的时候,也不是没想过,现在嘛,我只知道三零一需要我。

    生灵灭:哪怕就这样一直到退役也能甘心?

    风景杀:不知道。

    生灵灭:?

    风景杀:职业生涯中后期,想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肖队怎么突然问这个?

    生灵灭:其实……我在思考有一步路要不要迈出去。

    风景杀:有强队联系你了?哪支队伍? 

    生灵灭:还要保密……杨队,是你的话会怎么选?

    风景杀:哈,比起来,我倒是更期待三零一发生奇迹……

    生灵灭:如果没有奇迹呢?

    风景杀:这不就得了,肖队你看,即使我劝你别去,你就真能安心呆在雷霆么? 

    生灵灭:杨队你真是个老实人。(叹气.jpg)

    风景杀:这事儿吧,我琢磨着,想去就直接说想去,我不想去又不能代表你,只要不是想去不能去就行,弯弯绕绕太多,没意思。

    生灵灭:哈哈哈你在说绕口令么……这是T市传统相声?

    风景杀:切,怎么,你还想我开语音给你来一段儿啊?

    生灵灭:没有没有……不过话说回来,瞻前顾后的感觉还真有点儿。 

    风景杀:谁不是呢?联盟里啥样人都有,哪个不是碰来碰去啊,但怎么走都是走,几年一晃儿就过去了。

    生灵灭:还有雷霆那些队员……

    风景杀:理解,你也是队长嘛。

    肖时钦看着屏幕上的“队长”二字,不禁失语。

 

    杨聪是个优秀的队长,具体优秀在哪里,别人看不出,常年研究战术、并持续关注这个季后赛席位有力争夺者的肖时钦却能看出来。

    刺客这个职业,本来并不适合当队长。例如肖时钦出道的第四赛季,霸图和嘉世的那场决赛,霸图的刺客季冷在关键时刻舍命一击,以命换命,带走了嘉世如日中天的一叶之秋,以己卒换敌将的战术大获成功,才把霸图送上了冠军的宝座。

    而杨聪的刺客风景杀,只要站在场上,就必须成为团队的主心骨,所以一直都被迫配合队友正面出击,几乎从没有机会偷袭的技能。

    杨聪是一个为了团队牺牲了自己的职业特色的队长——就像没放辣椒的川锅,或者没有鸡蛋的煎饼果子,肖时钦尊敬他,却也同样替他难过。杨聪的职业生涯,可能真的如同舆论说的一样,就只能达到这样的程度了?而身为后辈的自己呢,也要在一个平庸的团队里埋没自己,而后步上他的后尘吗?

    肖时钦直愣愣地看着对话框,脑子里却是杨聪在医务室里仰着头盯着日光灯管的表情。

    杨聪的世界很单纯,好像只有与三零一度战队相关的事儿才会让他纠结痛苦,而属于他自己的梦想,却被搁置在一边,从不去理会。

    可是,他的表情,明明是悲伤的啊。

    所以肖时钦——肖时钦暗自拷问着自己——你想要的是什么?

    而杨聪求之不得的,又是什么?

 

    手机不依不饶地在一边震动了数次,屏幕上显示出“未接来电:陶轩(3)”的字样,锁屏图片上的冠军奖杯金光灿灿,异常扎眼。 

    关掉QQ,肖时钦接起电话:“嗯,我决定了。” 

    只可惜,大概要有蛮长的一段时间,不能找杨聪闲聊了。


    季后赛的走向终归不会为他们的挣扎而改变,第八赛季季后赛第一轮,雷霆与三零一度携手出局。

    随后,肖时钦宣布加入嘉世。他在采访中坚定地表示,要与嘉世一同重回职业联赛,目标直指冠军。

    肖时钦离开雷霆的决定,并没有引起任何苛责,包括雷霆的队友,都在摄像机前送去了真挚的祝福。电竞频道的记者们则在转会期到来前就迎来了一场狂欢,连续几天,电视上都播放着雷霆、嘉世与肖时钦的专题报道。

    整个过程中,肖时钦都保持着得体的发言,撑起了无懈可击的微笑。 

 

    T市的夏天异常炎热,即使仗着夏休期可以避免出门,外面的蝉鸣声混杂着电视机里传来的声音,依然让杨聪没来由地烦躁。

    肖时钦宣布加入嘉世的消息,已经过去一阵子了,但到了夏季转会窗,这个旧闻还是被编导们时不时地拎出来遛一遛,同其他队伍的人员变动讯息列在一起,做成赛季大盘点。

    杨聪随手拿起遥控器,换了个频道,业务员正不知疲倦地花式推销一款按摩椅,再换,是个画质不清台词也无时不在羞耻play你侬我侬的老旧言情电视剧。

    最后,他百无聊赖地让频道地停在一个暑期歌手选秀节目上,花枝招展的年轻歌手在台上唱得声嘶力竭,他却在清晰的特写镜头里数起了那人手腕上到底缠了几条手链。

    ——肖时钦还是去了,而且从那天起,QQ上就是一片死寂。

    杨聪觉得自己失落感来得有点莫名其妙,大概是因为队里刚转会去微草的许斌?多年的搭档忽然离开,落寞也是人之常情,更何况微草还是冠军队……

    和肖时钦的选择挺相似的。

    窗外暑气蒸腾,屋里的整个人也是倦怠的,杨聪瘫在单身公寓的沙发上,任凭空调有气无力地和铺满地板的阳光作斗争,思考要不要下楼去买个西瓜冰起来,等到晚上再吃。

    就在这时,搁在一边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杨聪半眯着眼睛,把手机捞过来,手指慢吞吞地划过手机屏幕上的接听键。

    接下来,他听到手机里传来和刚才的电视采访里面相同的、温和礼貌的声音。

     “杨队吗?我是肖时钦,我现在在T市,方便出来见一面么?

    杨聪的大脑一时间当了机,闹不明白肖时钦怎么忽然来了,也不知道该对此做出什么反应。

    他把视线转向电视屏幕,节目还在继续进行,一个看上去有点忧郁的男歌手站到台中间开始唱歌,台上的灯光变成了幽静深蓝色,像无边无际的海底。身边空调的风还在呼呼地吹着,听起来如同一名苟延残喘的老人。 

    在沉默中,肖时钦从电波里分辨出杨聪那边电视里传来的、不甚清晰的歌声。

 

夜幕里冉冉升起好多天灯,

愿望用毛笔蘸墨写得有竖也有横。

被辜负的人们,你是否还在等,

那纸灯已经越飞越远再没有可能。

 

漆黑里缓缓燃起一片橙色,

我想还是可以撑起你对未来的热。

有伤痕的人们,我实在太愚蠢,

坐上车我们一起迎向另一个清晨。

 

    过了一会儿,他听见杨聪轻松愉悦的嗓音:“肖队你带账号卡了么?来PK吧。哦,先说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TBC-

歌是杨宗纬的《天灯》

评论
热度(28)
©饥饿西瓜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