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西瓜皮

全职发文专用,不要转载QAQ。杂食,但以后可能只产出王喻和叶橙,慎关。

【肖杨】平凡之路(二)

    个人赛头阵,一队派出杨聪的刺客风景杀,装备稍差的风景杀,毫无意外地输给了相对华丽一些的扫地焚香。

    擂台赛守擂,二队派出肖时钦的机械师生灵灭,讲究走位不擅单挑的机械师,同样在流氓德里罗面前吃下败仗。

    肖时钦已然尽力,可机械师在单挑中的劣势还是暴露无遗。输,当然是他计算之内的事情,就像雷霆无数次输给豪门强队一样,自己硬件差,也不能推锅给别人强得像外挂,尽人事听天命才是正确道路。

    肖时钦头昏脑涨地走下台阶——现场实在太吵了,灯光转来转去,令人眼花缭乱,感觉像和弹药专家PK了十场。这么想着,他猛地踉跄一步,眩晕来得措手不及,耳边的嘈杂猛然遥远起来。

    ——没想到,居然栽会在这种地方。肖时钦在失去意识之前,默默自嘲。

    “肖队!你没事吧?”恍惚间有个声音在喊他,但他没力气回答。


    肖时钦清醒过来的时候,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下一秒就被白晃晃的灯光刺得差点流出眼泪,只好再次闭上眼。

    “肖队,醒了?”床前的人敏锐地发现了他的变化,试探问道,“感觉怎么样?”

    “嗯,杨队啊……几点了?这是……场馆的医务室?”肖时钦抬手,却扯动了手臂上的输液管,接下来,他的手臂就被轻轻按回了原处。

    “是葡萄糖,别乱动,等它滴完。现在离你晕倒刚过去二十分钟,轮回场馆这边的队医来得很快。”杨聪条理清晰地回答,“团队赛可能还没结束,就没惊动看台上你们队的队员。”

    肖时钦松了口气,还好没出什么乱子,“谢谢啊。你一直在这儿?不看比赛么?”

    “反正也我没事儿了。”杨聪一副无所谓的语气, “你……关键时刻掉链子啊,真不是假冒伪劣的?”

    肖时钦便也跟着笑道:“哈,别说我了,杨队时间掐那么准,我还以为是张新杰附身了呢。”

    “……得,还知道贫,看样是真没事儿了。”

    “杨队担心我啊?”肖时钦眉毛挑了挑。

    “……”

    肖时钦抬起头,努力适应屋里的光线,床边塑料输液管支楞着,倒挂在金属架子上,透明的液体滴得不急不缓,节奏恰好贴着微弱的心跳。杨聪就坐在床头的椅子上,刘海微乱,面色苍白,看上去忧心忡忡,搞得倒像生病的是他了。

    “这两天S市降温,胃受了凉,昨晚开始就有点不舒服,一直没敢吃东西,怕在台上吐出来。”肖时钦知道杨聪本质不是擅长插科打诨的人,只能无奈地解释,“没告诉队员,怕他们大惊小怪,耽误正事。”

    “理解。”杨聪简单地点点头。

    这种反应,放到别的场合还挺敷衍的,但此时由杨聪说出口,肖时钦便莫名觉得杨聪的“理解”就是真理解。一个基本算作踽踽独行的队长,肩上扛着一个队,所以绝对不能在队员面前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软弱——境况相似,所以更容易设身处地。

    他缓了缓,感觉力气恢复了一些,便用没扎针的手臂撑着床沿,慢腾腾地翻身坐了起来。杨聪没有阻拦,只是从后面的沙发上拽过来一只靠垫,小心地掖在他身后。

    ——杨聪居然挺会照顾人的,这就是传说中三零一度队长的奶爸力么。

    “对了,手机……”肖时钦想起自己的手机还在杨聪身上。

    “哦,这儿呢。”杨聪在运动服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两个一模一样的手机,“巧了,咱俩手机型号一样,稍等我看看。”

    杨聪随意地按亮了其中一只手机的屏幕,脸色忽然尴尬起来,“抱歉抱歉,我没有故意看的意思……”

    肖时钦满腹狐疑地接过手机,锁定的手机屏幕上,躺着一条来自戴妍琦的未读短信内容提示:“报告队长!我刚发现生灵灭和风景杀是情侣ID耶!你觉得你和三零一的杨队谁比较攻一点?”

    肖时钦的脑袋咣当一声磕在输液架上,震得吊瓶一阵叮叮当当。

    “咳咳……杨队见笑了。”肖时钦心虚地清了清嗓子,“每次和队里的年轻人说话都觉得自己老了,搞不明白他们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

    “不老。”杨聪摸了摸脸,冷静地转移重点,“黄金一代,当打之年,让人羡慕。”

    “杨队也只比我早一年出道而已嘛,又都是季后赛名额队的队长,有什么好互相羡慕的。”这种形容自家队伍的方式,也算自我嘲讽了吧,但肖时钦没来由地觉得,如果是杨聪的话,就一定会明白他的意思。

    杨聪却皱了皱眉,盯紧了肖时钦:“肖队的手机锁屏背景,不是冠军奖杯图片么?想拿冠军,可不能单纯要个席位就行啊。

    “那个嘛……人类总得有点梦想才能活下去吧。”肖时钦谐谑地笑了笑,眼睛微微眯起来,医务室的光线还是太刺眼了。

    “只是梦想而已?”

    “也不能这么说……说真的,杨队,你想过么?冠军什么的。”。

    杨聪把视线抬高,双眼睁大了,愣愣地直视着日光灯的方向:“谁不想啊,冠军……肯定倍儿带感啊,就是没那个机会而已……”

    肖时钦的心脏抽了一下,却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还是因为对方。气氛似乎有些凝重,他当惯了老好人,本能地想打个圆场,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了肖队,这个给你。”杨聪很快回过神,从运动服口袋里面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塑料包装袋,顺手拆开,递给肖时钦,“之前我们队在看台上分的零食,T市特产,我刚好拿了点儿,先垫垫肚子吧。”

    肖时钦发现杨聪的队服挺神奇,口袋的内容快赶上小叮当了。他脑补了一下,面前一会儿是这个娃娃脸的队长,一会儿又变成憨态可掬的蓝胖子,甚是有趣。

    零食被塞到他手边,他接过来,发现是麻花,透明的包装袋上印着“十八街”三个字。咬一口,酥香溢满口腔。

    “好吃,谢谢杨队啊。”肖时钦真诚地赞美,“听说T市有不少名吃,可惜以前每次比赛都太忙,没怎么吃过。 

    “容易,下次来T市比赛的时候请你吃饭呗?”杨聪轻快地笑了笑,“不过,最有名的狗不理包子味道属实一般,还是居民区老巷子里面的煎饼果子味儿正,一定要尝尝。”

    “那怎么好意思,本来就麻烦你这么多,还让你请客……”

    “前辈请晚辈吃饭,”杨聪想了想,表情又习惯性地认真起来,“不是很正常么?”

    “那好吧。”肖时钦也不再推脱,毕竟,大男人之间,来回说好意思不好意思之类的场面话,会显得十分做作。更何况,请客吃饭这回事,兑现日期又没确定,来日方长,在那个方长的来日之前,大部分都被人给忘到大洋彼岸去了。

    但这次,肖时钦看着面前杨聪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就无端地想逗逗他,“话又说回来……杨队觉得生灵灭和风景杀,哪个比较攻一点啊?”

    “瞎闹……”杨聪愣了片刻,白了他一眼,耳根飞快地泛起了一点红色,却迅速抓住了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少年应有的着眼点,“不提姑娘们的YY,单论角色谁更攻的话,一时半会儿哪看得出啊,起码也得PK几场才能得出结论吧。”

    “那就等全明星周末结束归队后,咱们PK一下试试?不过联赛后半段就咱们几个中游队压力最大,你有时间吗?”肖时钦继续追击,面前这家伙确实有趣,转移话题和装傻充愣的能力一流。

     “你太较真了……这事儿得个空就成吧,就当了解对手、切磋技艺啰。”杨聪耸耸肩。

    “那,一言为定啊。”肖时钦忍不住笑起来,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当然,如果这笑容被大实话能气死人的退役大神叶秋同志看见,就会直接指出“肖时钦又犯心脏了真可怕小朋友们快回避”了。 

    “嗯,一言九鼎。”杨聪也展开眉头,笑得一脸纯良。

-TBC-

评论(1)
热度(28)
©饥饿西瓜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