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西瓜皮

全职发文专用,不要转载QAQ。杂食,但以后可能只产出王喻和叶橙,慎关。

【叶橙】自然而然

不要转载

叶橙CP,原著向,时间为12赛季结束,比赛结果为私设。

一发完结,大概是傻白甜?

2016.05.24重新编辑,改动了一些语句(半年过去了回头再看真是黑历史羞耻play)。CP18无料已收录,听说中午就发完了,感谢支持XD

——————————————————————————————

    苏沐橙走出赛后新闻发布会大厅,穿过长长的走廊和台阶,来到人群已经散去的看台边。

    地处B市中心的微草主场一向声势宏大,刚刚赢下的半决赛更是让主场观众兴奋异常,直到工作人员吹着哨子清场,人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座位。

    兴欣的十二赛季,提前结束了。

    苏沐橙一个人站在座位和座位的夹道中,呆呆地望着狼藉的现场,耳边声音飘渺,隐约是体育馆外没有散去的人群在齐声唱着微草的队歌,一副提前庆祝夺冠的模样。

    揉了揉笑僵的脸,总算到了独处的时候,她决定客串一把像周泽楷一样安静的美男子。

 

    十赛季的兴欣在叶修的率领下获得了冠军,但叶修退役后并没有回到兴欣,而是进入了体育总局的电竞部门。打入所谓“体制内”后,叶修除了担任国家队领队,平时也做些电竞比赛组织方面的工作。

    没了叶修的兴欣并没有像外界预测的一样瞬间倾覆,然而连续两个赛季折戟半决赛,还是让她觉得心里发堵。

    刚刚结束的新闻发布会上,又有记者提出老生常谈的问题,例如兴欣对叶修是否还存在依赖心理、苏沐橙是否独木难支之类,然而没等她做出反应,身边的乔一帆立刻站起来,说道:“这个赛季,是苏队亲自站在场上带领我们打入了决赛,而叶队曾经教给我们的东西,也会永远留在我们每个人心里,这两者并不冲突,他们都是我们最尊敬、最信赖的队长,谢谢。”

    苏沐橙坐在中间礼貌地微笑——兴欣一直是这样,平时插科打诨的时候一个赛一个地猥琐没下限,但到了关键时刻,又一个比一个靠谱,每个人都尽力保护着其他人。比如乔一帆猜到以自己的立场不便在这种时候提起叶修,这个一向稳重的少年便硬着头皮抢过了话筒。

    其实,这两年来,她并不避讳在公共场合谈到叶修,毕竟他们私下的交流有很多,每次比赛结束后,叶修都会打开远程视频,单独和她进行复盘分析。从团队指挥上的亮点和失误,到每个人的发挥情况,叶修都会同她详细讨论,再针对性地提出可行的解决方案。

    十一赛季开始的时候,苏沐橙也常在赛后发布会上提到,感谢叶某人老辣的眼光和战术素养,让自己在赛前准备充分,一举拿下比赛云云,但随之兴起的又是荣耀联盟记者圈里的日常话题——“花瓶队长”“传声筒”这种听起来不甚友好的外号广为人知,甚至一度成为论坛上的主流梗。

    苏沐橙不介意,但兴欣的队员们总替她委屈。身为队长本身就压力极大,外界自然看不到她通宵分析完比赛第二天又揉着眼睛为每个队员布置训练的样子。在这种情况下,还要留些心思保持自己的竞技状态,对于一个职业生涯慢慢临近尾声的姑娘来说,并不算轻而易举。所以,只要有机会,队员们还是会默契地挡在苏沐橙的前面,不让记者们找到抹黑她的话题。

    新闻发布会散场,苏沐橙边走下台边跟乔一帆咬耳朵:“其实我想好了怎么对付那个记者,下次一定要给我一个正面回击的机会啊。”

    旁边的安文逸推了推眼镜,吐槽,“每次苏队这样说的时候,我都有不详的预感,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苏队又把自己的理智一炮轰走了。”

    “没错,”苏沐橙笑,“我想骂他狗眼看人低来着。”

    “……苏队,下次遇到这种情况,还是只要微笑就好了,真的。”乔一帆一脸惊慌。

    “这群王八羔子。”留在H市指挥公会精英团抢野图boss的魏琛把手机搁在肩膀上,歪着头夹住,“欺负女人也算个本事?小乔干得漂亮,回来盒饭必须加鸡腿。”

    “行了吧你,”开着免提的陈果撇嘴,“要加也是我这个老板给加,你安心在家抢boss,表现好的话,等咱们回H市给你加俩。”

    “我就不要鸡腿了,真有心就给我带两盒烟吧……”

    “想得美!”

    “女人啊……不懂男人的浪漫啊。”

    陈果直接撂下电话,看着苏沐橙一个人走出发布会现场的背影,担心地皱了皱眉,又想了想,最终还是没追上去,而是手臂一挥,对着自家队员们招呼,“好了,咱们回!”

    说完又给趁人不注意,抄起手机给苏沐橙发了条短信:“叶修跟你约好了?没事儿吧?”

    很快她就收到了职业级手速的回信:“嗯对呀,谢谢果果,不要担心我啦~”

 

    苏沐橙把手机揣进口袋,脑子里忽然蹦出两句多年前的狗血台词。那时候她还不认识热爱电视剧的楚云秀,也没有进入联盟,甚至还不认识叶修,那台词还是学校里的小伙伴们互相调侃时嘻嘻哈哈地说的,但最近她总会不由自主地回忆起来,然后化用到自己的境地里面。

    叶修走的第一个赛季,想他。

    叶修走的第二个赛季,想他想他。

    “噫……恶心,要是被秀秀知道肯定会拍着桌子狂笑吧。” 

    苏沐橙人生中印象最深刻的离别有两次,一次是苏沐秋去世,另一次是第八赛季叶修退役。虽说当时的退役并不是什么天人永隔的事儿,但那时她的恐慌却不比苏沐秋刚去世的时候少——哪怕那家伙信誓旦旦地说着“休息一年,然后回来”,她的不安也并没有减少几分。

    该怎么形容呢?那感觉就如同命运对落单的枪炮师完成了一次贴身连击,她几乎要束手就擒了,也差点就要把合同撕碎在陶轩面前了,直到叶修安定下来主动联系了她,她才堪堪冷静下来。

    只是从那以后,在台前幕后明里暗里的无数场战斗中,她终究还是少了后盾,只能咬咬牙,哪怕头破血流,也要梗着脖子继续往前走。

    十赛季结束,叶修再次退役,苏沐橙却是提前做好了万全的思想准备。让她惊喜的是,叶修并没有就此消失——除开大量的网络交流,每隔一两个月,就能见到他叼着烟头出现在兴欣的训练室里,在竞技场开个名字嘲讽的房间,从队员到老板都拎来挨个虐一顿,再吐出一口烟,“还是这里爽快。”

    “那你回来呗?”队员们斜着眼睛瞅他,“明明还挺能打的,偏偏早早退役回家了,和人家韩文清一比,怂不怂。”

    “不行啊,哥现在干的事儿很重要。”叶修一脸忧国忧民的表情,“幕后英雄,关系到你们的存亡。”

    “切……”训练室里面一片嘘声。

    苏沐橙却明白叶修并不是在故意吹牛,自从当上队长后,她对于电子竞技的体制也有了更深的了解——虽然近些年国内电竞行业的发展势头不错,但高层管理方面,还是外行指导内行的情况居多,真正退役后又混入体制内的大神级人物,叶修还是第一个。管理工作虽然比不得在场上拼杀来得爽快,但叶修却真正在为联盟里的每一个职业选手争取着制度上的优待,这是他的新战场,而她尊重他的选择。

    或许在这世界上,也只有苏沐橙一个人,能把叶修的选择,当成自己的信仰吧。

 

    叶修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说过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相遇也有两次,一次是碰上苏家兄妹,另一次就是迈入了兴欣网吧的大门。摄像机前的他,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表情却是少见的明亮:“在这方面,我确实称得上是人生赢家吧,最重要的朋友和队友,都是在走投无路的时候碰上的。”

    “走投无路个屁。”叶修再次回兴欣探望的时候,陈果恶狠狠地敲着他的脑袋,“你就可劲儿往我们脸上贴金吧,你就是去对面的宏泰网吧,也一样能拉扯出一个队来!他们老板虽然人不怎么样,商业眼光还是可以的。”

    “瞎扯!”魏琛撇嘴表示反对,“老叶同志得多想不开,才再去投靠一个跟陶轩差不多的老板?”

    方锐凑上来,也开始没大没小:“就是就是,老板不是美女的队,我还不乐意进呢!再说小唐也是多亏在这儿干活才能被发掘,放眼咱们队,也就苏姐姐从小到大都跟着叶神啊。”

    苏沐橙和唐柔俩人相视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叶修摇了摇头,又转头看着苏沐橙,一脸遗憾:“那是因为沐橙傻啊,这么多年了也没个长进。”

    “对啊,是傻。”

    如今站在空荡荡的看台上,苏沐橙小声说。

    “不傻的话,怎么就不知不觉,跟着你这么多年了呢。”

 

    口袋里面手机又一次急切地震动起来,苏沐橙掏出手机,屏幕上“叶修”两个字不停闪烁着。她叹了口气,接起了电话。

    “在哪儿呢?”某大神熟悉的声音从听筒里面传了出来,“不会是输了比赛就找了个犄角旮旯偷偷抹眼泪呢吧。”

    “才没有!”苏沐橙迅速反驳,“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输了比赛抹眼泪。”

    “是是是,没有没有。”叶修好脾气地回答,“你就赢了比赛的时候哭过。”

    苏沐橙知道他说的是哪一场比赛,那是第九赛季嘉世和兴欣的挑战赛决赛,她站在守擂的位置,被迫面对了一场赌上职业选手的前途、只有胜利一种选择的战斗。她赢了比赛,却躲在沐雨橙风的重炮背后抑制不住地泪流满面,比赛结束后,她缓了许久才走出隔间,又把眼泪藏进了叶修的领子里面。

    那时的她履行了职业选手的义务,却第一次违背了自己的心意。她只想跟在叶修身后,却不断被推到台前,她累了,却又无法停止,在那个瞬间,她甚至觉得,如果自己没有玩这个游戏就好了。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叶修当时这样对她说。

    “好。”她答应着,心却奇迹般地平静下来。

    听筒里叶修的喊声把她从走神中拽了回来,“喂喂,别发呆,我在体育馆六号门外边,你再不出来冰淇淋就要化了。”

    “哦哦。”苏沐橙笑了笑,“你还记得我比赛后爱吃冰淇淋啊。”

    叶修的声音里面带着一点得意,“那自然,哥是谁啊。”

    苏沐橙三步并做两步地跑到六号门出口,果然看到叶修斜靠在栏杆附近。六号门是侧门,没有观众聚集,交通状况倒是不错。

    夜色里面,叶修的打扮很低调,普通上班族的西裤和衬衫,袖子松松垮垮地挽在肘部,一手一个甜筒,见到她,呲牙一笑,小幅度把甜筒挥了挥。

    她跑过去接过一个甜筒咬了一大口,香草味。

    叶修伸手抹掉她嘴唇边的奶油,“沐橙啊,你还记不记得,第八赛季全明星赛那会儿,咱俩从场馆里逃出来去吃冰淇淋那次。”

    “怎么可能不记得,你凶我来着。”

    苏沐橙闷闷地回答。

    那次全明星赛,隐姓埋名的叶修在台上用出了龙抬头,全场哗然,所有人都在惊喜地呼喊着斗神的回归。她也同样激动,干脆丢下队友,和逃避现场记者追堵的叶修在场馆外胜利会师,然后一起去了冰淇淋店。

    在店里,他们却产生了争执。

    “早点回去吧,在外面太久可不行。”叶修看看时间,催促苏沐橙,“这种时候脱队太容易招麻烦了。”

    “不要,我不想回队了……我的意思是,之前我是等你回来,现在你已经告诉大家你回来了呀,那还有什么好纠结的,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现在的时机不好,如果突然解约,就是对队伍不负责,这会直接影响你的形象,甚至以后的职业生涯也会受影响。”

    “可是他们有对你负责过么?”苏沐橙愤愤地把冰淇淋勺插在冰淇淋上面。

    叶修依然不松口,“但你是职业选手。”

    “在成为职业选手之前,我是苏沐橙!”

    “好啊,你说苏沐橙这个名字的时候,最好想想苏沐秋,他可是连一天职业选手都没机会当。”

    苏沐橙顿时哑了声音,不再说话。

    过了半晌,苏沐橙才抽了抽鼻子,回答:“好,我会回去的,不过你别急着把我赶回去,我就是有点儿想你了。”

    “嗯,不赶回去。”叶修缓缓吐了一口烟圈,眯起眼睛,嗓音有点儿哑,“我等你。”

    “你说的啊。”

    “我说的,骗你就和小点是双胞胎,行了吧。”

    后来的苏沐橙在嘉世做得比叶修想象中更好,可惜即使如此,被孤立的策应高手也无法阻止嘉世下沉的节奏。但她并不是那样容易服输的性格,而是加紧磨练自己的技术,并且开始试着承担起了主攻手的责任。

    可是对她来说,还是呆在叶修身边打荣耀的日子,才算闪闪发光。

    虽然如今叶修彻底退役了,但在苏沐橙心目中,这一次退役,叶修从没真正离开过。这样就够了,她想到这里,抬起头朝叶修笑了起来。

 

    “你猜我刚刚见到谁了?”叶修在红灯前慢悠悠地踩了个刹车,随意地开启了话题,“邱非。”

    苏沐橙舔着冰淇淋,点点头:“他在QQ上跟我讲过,要带队员来一起来看比赛来着,还说想看我替他们跟微草报仇,结果还是让他失望了,哈哈。”

    年轻的嘉世拼劲十足,这个赛季在邱非的带领下闯入了季后赛,却第一轮就惜败给了微草。然而媒体却给了嘉世相当高的评价,毕竟,有能耐能把一手朴素的牌打入季后赛的,以前只出过一个肖时钦。

    “邱非有点担心你,来回说了好几次,让我陪你散散心。他说,每次在赛场上见面,你都是一副很累的样子。”

    “小家伙也知道关心姐姐了,当初要是把他拐来兴欣多好。”苏沐橙随口一说,却没往心里去。邱非这孩子,骨子里和叶修太像了,所以她明白,只要嘉世还需要他,他就一定会呆在那里,如同第一赛季签下合同时的叶修一样,表情坚定。

    “哈哈,小家伙还说,他挺羡慕我的,一直到退役,身边都有个全联盟第一的策应高手。”叶修单手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发,“说到退役,你觉得你还能打多久?”

    “我也不知道。”苏沐橙顿了顿,慢慢地说,“以前觉得,要是能替你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就好了,可是现在,虽然不想承认,我的状态也开始下滑了,所以总怕你失望。”

    “不会。”那是苏沐橙最熟悉的、平时很嘲讽如今却很温柔的声音,窗外的风景又开始缓缓向后流动,“荣耀很有趣,之前我思考了挺长时间,怎样能让你活得开心点,最后得出结论,只能把自己最重要的荣耀交给你了。”

 

    叶修这人,虽然平日里总是一副吊儿郎当漫不经心的样子,但事实上却相当细心。比如对待乔一帆,那就在他最迷茫的时候毫不吝啬地给予鼓励,再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对待莫凡,那就付出最大的耐心,一边满服务器追杀一边见缝插针地卖职业联赛的安利;对待方锐和老魏,揭开猥琐没下限的表象,事实上还是凭着英雄相惜、不忘初心这点共同语言才站在了一起。

    而对待苏沐橙,最简单。

    “放心吧,你跟着我就好。”从第四赛季苏沐橙出道,或者更早,早到苏沐秋还在世的时候,叶修就这样对她说。

    “嗯。”每次听到这句话,苏沐橙都会抬头对叶修甜甜地微笑,那表情和十几年前如出一辙,仿佛没有经历过任何痛彻心扉的失败与离别。

    在兴欣,她开始学着策应全队的攻击,也替叶修同不合群的莫凡交流。他们之间好像一直都拥有这样的默契——叶修不方便说出口的话,叶修不方便出席的场合,叶修不方便出手做的事儿,她就去替他说、替他做。

    无论场上场下,苏沐橙都是一名优秀的观察者,她甘之如饴地收敛着自身的光芒,却总能在第一时间意识到叶修需要些什么,所以叶修身边一直都有她的位置。

    十赛季夺冠后,叶修和苏沐橙在最后时刻并肩作战的场面,甚至被热心的粉丝剪辑成了视频,连同他们以前在嘉世合作的视频都合成在一起,给广大观众卖了个叶橙安利。

    弹幕纷纷刷着“官方发糖”“沐沐小天使”“男神和女神快结婚”这样的字眼,兴欣众人更是贡献了无数评论和小红心,只有老魏在旁边啧了一声,评价道:“闪瞎老夫的狗眼。”

    “你这状态挺对的,在团队赛里虽然不起眼,却是进攻节奏的真正掌控者,要是联盟评选一个策应之王啊,那肯定是你没跑了。”叶修在第十赛季的时候曾经这样夸她。

    “因为是策应的是你呀。”苏沐橙理所当然地说。

    “傻,是兴欣。”叶修故作严肃。

    “嗯,对兴欣,就是对你。就算你不在了,我也会替你完成的事儿,不就在这里吗?”

 

    “饿了?”叶修问她,“吃点啥?”

    “泡面。”苏沐橙嘿嘿一笑。

    “这还真没有,”叶修显然也没当真,“吃点H市没有的东西吧,烤鸭?”

    “行啊。”

    叶修把车停在B市特色的烤鸭店门口, 然后拽着苏沐橙在窗边找了个位置。

    窗外是B市商业区流光溢彩的夜景,不远处的广场大屏幕上,还重复播放着刚才微草魔术师的精彩片段剪辑,大部分路人都看得一脸喜色,交头接耳地分享着胜利的快乐。

    “回神了苏大小姐。”叶修伸出五根手指头在她眼前晃了晃,“输了有啥了不起,哥还不是连挑战赛都打过。”

    苏沐橙扑哧一笑,“呸,挑战赛我也打了呀,但最终还是你赢了。”

    “那自然,谁让你对上我了。”叶修洋洋得意,“不得不承认,你要出师,还是欠点儿火候啊。”

    “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对我说垃圾话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苏沐橙做出苦大仇深的样子。

    “咳咳,吃菜吃菜。”叶修把手里的烟头碾灭,表情有点儿尴尬。

    “你不用特地抖机灵安慰我,我没事,真的。”苏沐橙夹起鸭肉,慢条斯理地沾了酱,码在薄薄的饼皮中间,又心情很好地添了一筷子葱丝,“我又不是哥哥那样的天才,所以……输了也不奇怪。”

    “打住!”叶修伸出筷子,敲了敲面前的盘子,“你这习惯得改,别老觉得自个儿不行。就算沐秋还在,现在估计也该退役了,还得靠你养活呢,想想,用蓝雨那个郑轩的话说——压力山大不?”

    ——我挺愿意这样的。苏沐橙心里想,但没有说出口。她当然知道,如果苏沐秋还在的话,无论如何也沦落不到“她养活”这种境地,但她明白叶修只是习惯性地宽慰她而已。

    对苏沐秋的怀念渗透在她和叶修相处的点滴中,而事实上,她除了当年刚刚得知噩耗的时候哭过一场,就再也不愿意在叶修面前露出自己软弱受伤的一面,直到后来她觉得自己真的没事儿了。

    很多年后,她才发觉,其实叶修也是这样的态度,他们甚至默契地选择了同样的处理方式。

    苏沐橙顺从地笑了笑,像收起爪子的猫。她觉得今天好像总是在笑,明明才刚经历过一次憋屈的失败和一场令人难堪的发布会啊,奇怪。

    “又走神。”叶修不满地说,“你盘里的葱丝要砌成金字塔了!”

    “啊,对哦。”苏沐橙回神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多余的葱丝丢进叶修的盘子里面。

    “我说,”叶修摸了摸口袋,烟还有半包,可惜墙上的禁烟标识有点碍眼,只好又把烟塞了回去,继续说道,“我那么喜欢你,特地跑来陪你,你还心神不定的,就这么不把我当回事儿啊。”

    ——喜欢,他刚刚说的,他从没说过的。

    苏沐橙愕然片刻,笑出声:“哈哈哈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怪怪的,下限呢?冯主席的药被你偷吃了?”

    “我说真的。”叶修注视着苏沐橙,是以前只有在面对游戏界面时才会出现的认真眼神,“我以前没心思琢磨,后来也没想别的,就觉得自己边上没法儿换别人,从十五岁的时候开始就是你了。”

    “你有荣耀嘛……”苏沐橙觉得脸有点热,低下头小声嘟哝,“再说还可以搞基啊,喻文州下赛季也要退役进联盟总部了,最近微博上叶喻党和喻叶党正吵得不可开交,小戴说圈里办公室恋情相关本子已经出了好几批了……”

    “苏沐橙你现在胆儿肥了啊!”叶修正色道,“你当我傻逼还是你自个儿傻逼呢?这么多年我都没给你个准话儿,你也不肯问,关键时刻还转移话题,当我不知道你喜欢我啊?”

    “你骂谁傻逼呢!”抓不住重点,但该有的反驳还是要有。

    “没骂你,这是B市最有名的国骂,大部分时候不是用来骂人,而是表达亲切。”叶修挑着眉胡诌八扯,“迟早要来这边过日子,你就提前习惯一下呗。”

    “行。”苏沐橙从善如流,“反正我也快到退役的年纪了,等我下赛季再拿个冠军,就把兴欣交给柔柔一帆他们,然后第一时间来找你。到时候,咱们就在微草主场的看台上坐着,顶着锅盖,一起喊‘微草傻逼王杰希下课’来跟老伙计表达亲切咋样?”

    “成,”叶修干脆地说,“还记仇呢?”

    “没,就觉得好玩儿,再说,王杰希又听不见。”

    “行吧,饭都请你吃了,别气了啊。”

    “嗯……不过,我今天明白了一件事。”

    “啥事儿?”

    “荣耀之神叶修大大,害羞的时候会对女孩子说垃圾话。”

    “咳咳,”叶修老脸一红,“意会,意会。”

    苏沐橙轻笑着,扭头看向窗外。拥挤的人群汇入街口,道路四通八达,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只有明明灭灭的灯。这里有普通的夜晚,有水到渠成的对话,有缺了一拍又迅速平稳的心跳,还有对面这个,喜欢了很多年的人。

 

    饭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叶修启动汽车,送苏沐橙回兴欣下榻的宾馆。这个夏休期会很忙,兴欣的新人训练营即将步入正轨,少不了苏沐橙这个队长回去坐镇,因此叶修也没试图挽留她在B市多呆。

    “叶修叶修,你还记不记得,以前在陶轩的网吧里,我每天都去给你和哥哥送晚饭,然后你每天晚上都会专门送我回家的事儿?”苏沐橙坐在副驾驶座上,忽然开口问道。

    “嗯,你那时候才这么高,炒菜都要站在凳子上才够得到灶台。”叶修拿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说实话,我当时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懂事的小姑娘。”

    “哪有……其实在你出现之前,我还是经常和哥哥闹别扭的。哥哥这个人啊,神经特别大条,一玩起游戏来就总会忘掉我。”苏沐橙回忆道,“那会儿我总是怀疑,在哥哥心目中,到底是游戏重要还是我重要啊——很无聊对不对?

    “后来长大了,才觉得自己挺过分的,虽然哥哥真的很喜欢游戏,但他在游戏里那么拼命,都是为了让我过得好一点啊……不过那个时候,还是觉得有点儿寂寞的。

    “再后来呢,你就出现了。虽然你也是个沉迷游戏的家伙,但每天都不会忘记送我回家。那时候我就想啊,这个人可真神奇,虽然表面上一副欠扁的样子,但事实上特别懂分寸,谁都觉得你是个好人。我老在想,这么温柔的人……到底来自什么样的家庭呢?反正不会和我一样,在学校和同学吵架的时候,会被骂作‘没家教’什么的。

    “你还记得吗?哥哥当时经常去见找他代练的客户,还有工作室的人什么的,所以我去网吧找你们的时候,经常见不到他的人影。那时他就对我说过,沐橙,你找不到我的时候,就去找叶修,叶修会带你回家的。

    “说来奇怪,过了这么多年,我还是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找不到哥哥,就去找你,找到你,我就觉得自己回家了。叶修——”

    “停。”叶修踩下刹车,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姑娘,从十二岁到二十七岁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小姑娘,“真情告白的话,留到你退役再说,免得哥一个冲动领你去结个婚什么的,你就只好提前退役了——那样估计苏沐秋能气得活过来揍我,骂我把你职业生涯最后一个冠军给偷了。”

    “嗯……”苏沐橙点点头。

    “不过,忍不了的事儿也是有的。”叶修扳过苏沐橙的脸,渐渐靠近的呼吸里带着淡淡的烟味,然后他轻轻吻上苏沐橙。

 

    “是不是这次还要送给我八个字什么的?”苏沐橙下车前打趣道,显然是想起以前叶修说的“休息一年然后回来”和“保持联系等你退役”了。

    “哈哈,”叶修笑,“这次就不八个字了吧,跟革命口号似的。”

    “我爱你。”他说。


END

评论(62)
热度(1501)
©饥饿西瓜皮 | Powered by LOFTER